科学网科研随想几则贾伟的博文7z

2019-06-10 01:44:07 来源: 雅安信息港

科研随想几则贾伟 有次出差,跟我们大学音乐系的一个高材生 Antonio Truyols坐在一起,旅途中我们开始闲聊起音乐来, Antonio说起他的一个感受- 在非洲和中国的音乐中五声音阶(Pentatonic Scale,一种五度的顺序排列的音阶 - 如1 2 3 5 6)使用很多,不知什么原因。我这个外行听了有点不信,便一连哼了几首中国民族音乐,他说都是属于pentatonic scale,其中一首广东音乐《彩云追月》尤为经典。我无语,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音乐其实是人类社会文化的基本承载形式之一,二者的发源和发展应该是同步的,我们今天有不少搞人类或人口遗传学(Human / PopulationGenetics)的实验室,估计会用全基因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反过来理解,人体内的肠道菌在食物代谢中产生的芳香酸类物质其实是被用来结合那些(具有神经递质功能)的小分子氨基酸来将它们排出体外的,我们在神经调控过程中会产生过量的兴奋性的或抑制性的神经递质,人体通过日常食物(的代谢产物)与这些神经递质结合并及时清除出这些物质,从而调节体内多种神经递质的平衡。这篇文章让人眼睛一亮,从这一观点引伸出去,通过对体内多余的兴奋类或抑制类的神经递质物质的清除,我们的食物(和代谢这些食物的肠道菌群)对我们自身的精神运动甚至情绪具有十分重要的调节作用。我想,这也许是为什么我们很多人酷爱美食,许多科学博主(也称之为“吃货”们)经常大晒其美食带来的无可言喻的精神愉悦的一个科学原因吧。

淋巴滤泡性唇炎
微商城商户平台有哪些
进行性对称性红斑角化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