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摄取 110 挂鼓出

2019-10-12 20:16:06 来源: 雅安信息港

虚拟摄取 110 挂鼓出

事实证明许正阳的猜测没有错,待队伍走到近前,铜黄色的真名牌上写的为四品。

四品判官,虽然真名牌的颜色只是黄铜色,却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判官。

时隔多年,界门关闭,谛听叛变之后,次有判官出现在这世间,却无挂鼓人出现。

挂鼓人!

许正阳一下子抓住了重点,所谓民不告官不究,再适合此时不过了。

无人告冥状,只是怨气击鼓,判官断不应该出现,想通这一层,许正阳心里也就踏实了。

只要没有挂鼓人,这冥状就告不成,判官若是强行干预,那就是有违冥律,到时候自有天将神罚。

“张先生,放心,没问题的。”

走到张万跟前

,许正阳低声安慰对方。

“真的?可是这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都出来了……”

张万何曾见过这种阵仗,两条腿都吓软了。

“相信我没问题,你不了解这里边的事情。”

“什么事情?许大师,您还是赶紧告诉我吧,不然我这心里不踏实啊。”

许正阳沉吟了一下,组织了下措辞开口道:“这么跟你说吧,这判官就好比阳世的法官,但是和和法官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判官断案必须得有挂鼓人替冤魂告冥状,不然就是有违冥律,有违天道,做不得数。”

“哦?您的意思就是这次没有检察官提起公诉,法院不能宣判?”

张万眼睛一亮。

“呃……差不多吧。”

许正阳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理解,可是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

“何人有冤?”

判官开口了,只是不知为何,声音颇为威严,只是大家不知为何从这话语当中听到了些许的欣喜。

由于‘三禁’的影响,除了当事人,其他人看不到判官真容,是以不好判断自己的感觉是否正确。

“我有冤!”

杨依依带着小男孩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头。

“所告何事,所告何人,细细道来,本官自会公正判决。”

当即杨依依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再次诉说一遍。

“好胆!为一己之私,先后残害五条人命,当诛!”顿了顿,那判官继续道:“速速根据此女身上的事件因果线,将涉事人员魂魄拘来,本官立时宣判。”

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判官断案,只讲道德伦理,不问律法人道,阳世法有空可钻,阴间法疏而不漏,纵你千变万化,事涉因果,无人可逃冥律制裁!

远古时期,万界之中,城城皆有城隍坐镇,与县府坐立,为的就是震慑阳官,莫要草芥人命,助纣为虐。

可惜随着当年那一战,判官不再,阴律难寻……

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领命而去,不过片刻,所涉之人全部魂至此地。

看着滔天的仪仗牌和一干阴兵以及身边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还有那跪倒在地的杨依依,张万的父母,当年的涉事医生,还有背后推波助澜,置人惨死的媒体人都有些懵了。

这些年大讲破除迷信,谁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加上当年的事情做得隐秘,又有各种关系覆盖遮挡,的定论,也就是杨依依为了将来的事业勾引张万,不曾想却有孕在身,并以此为要挟,谁知的结果竟是,所怀之人和张万没有任何关系。

媒体出动,一时间各种骂名扑面而来,杨依依父母不堪其扰,纷纷死亡,杨依依也承受不住压力自杀。

一切都是那么的天衣无缝。

张万新婚,迎娶白富美,前途光明,媒体人拿了红包,喜笑颜开,张万的父母也松了一口气。

谁都以为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曾想过了这么多年,居然来了这一出。

“张万为一己之私,丧尽天良,谋害五条人命,当诛,入畜生道五世轮回,受邢刀之苦,待他日镇狱官回归,再入地狱五量劫!在此之前不得入人道轮回。”

“张万父母,残害一条人命,待镇狱官回归入地狱一量劫,三世不得入人道!”

“涉事医生两世不得入人道。”

“涉事媒体助纣为虐,更为可恶,待镇狱官回归,入地狱两量劫,三世不得入人道!”

“杨依依母子寿命未尽,可还阳补偿,当补齐寿数,赐富贵荣华一生。”

“杨依依父母寿命未尽,还阳补偿,补齐寿数,安享晚年。”

“至于你……”

说罢那判官看着羊角辫小男孩,沉吟了一下说道:“寿数未尽,还阳!”

,判官肃然而立,开口道:“三禁之下,所判立即……”

“慢!”

许正阳听得汗流浃背,照这么个判法,自己是什么都得不到啊,张万答应的钱财,两鬼的虚鬼丹都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那判官扭头一看,咕哝了一句,“哦,对,还有一个送葬传人没有处置,莫急,莫急!”

许正阳一口血差点喷出来,急忙道:“判官大人,且不说我送葬一脉犯错和您没关系,单说今日的宣判我就不服。”

“有何不服?”

“因为无挂鼓人,您擅自入人界,这就是犯了冥律!”

“呃……”

判官一下子哑口无言,神修三脉统归镇狱官管辖,自己的确无权处置,可是这擅自入人界,还真不好解释。

在阴阳境上憋屈了这么久,许久不曾有机会入人界,今日忽听冤鼓大响,好多判官都急了,纷纷想要前来,自己拔的头筹,来了这里。

没有冥状就入阳世已然不对,更何况现在没有挂鼓一脉,这就比较那啥了,刚才没有对这个送葬一脉的出手,也是顾及这一点,没想到对方自己蹦出来了。

“这个……”

判官想要解释,却发现无从开口。

许正阳却一下子有了底气,冷笑两声,继续道:“所以今日宣判之事,不算数!您老还是继续回到阴阳境上继续待着吧。”

这话说得毫不客气,许正阳却有自己的理由,巡天钟破碎,世间再无镇狱官,所以自己绝无危险,而且自己的身份所属,对方也不能对自己动手,否则天道就会出手将对方抹杀。

综上所述,许正阳觉得胜利在向自己招手,张万答应的钱,两枚虚鬼丹。

“大人!”

杨依依急了。

“哎,这是什么破规矩啊,好不容易来人间走一遭,妹的……”

判官愤愤的骂了一句,颓然坐下,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道:“回吧。”

“大人!”

杨依依又叫了一句。

“别叫我了,我也没有办法,谁叫当初定下的规矩就是这般呢。”

号角响起,队伍回转,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判官恋恋不舍的看着这世间繁华,留恋无比。

“大师您真厉害。”

张万心中喜不自禁,立刻拍起了马屁,被拘来的魂魄也眉笑眼开。

只有杨依依两鬼颓然倒地。

只听这时一个声音响起,“谁说世上无挂鼓一脉!”

“砰!”

一块黑色的东西飞来,斜插在地上,溅起一片尘土,灰尘散尽,只见那是一块大匾,上书两个大字——挂鼓!

茂名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湘潭性病医院哪家好
抚顺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茂名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湘潭性病医院排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