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段青春缘关于青春果缘NO002怎么

2020-01-23 12:10:17 来源: 雅安信息港

我的一段青春缘,关于青春果缘(NO.002)怎么样的介绍

一九七七年十月,从苏州到上海的河流之一----娄江河拓宽工程浩浩荡荡地开工了。

我当年十九岁,在大队农科队务农,当时我们村里也在开娄江河的支流生产河,每天起早摸黑奋斗在生产河的工地上;所以也是每天与竹框、扁担打交道,手掌上,肩膀上长满了老茧;十七八、廿二三岁的美少女脸上被西北风吹得失去了年轻美丽的光彩;但是当时我的两根长辦子,打了两只蝴蝶结,在众人眼里还是楚楚动人的。

当时我们村子里,家家户户都住满了来一起帮助开河的本县邻乡的民工,我家也不列外。 我家住的是横泾公社中心大队民工,当时我家客厅里地上铺满了稻草地铺,住着几十个青壮民工,因为他们那边生活条件,相对来讲比我们这里还要艰苦些,他们那边是丘林地带,粮田比我们这里少,粮食比我们还要紧;他们早上晚上都只能吃粥,只有中午才吃一顿饭。

我爸是个热心肠的人,看着他们一天体力劳动下来,回到家里吃点粥,怎能吃得消,但是你要每天照顾他们是不可能的,必经我们家里粮食也是有限的;但我爸时不时会做点饼或馒头给他们补充食饥,他们感动得勿得了。

由于农民的传统真纯和纯朴,我家里每间房门上从不上锁,我爸诚信大度得到了他们的一致赞扬,特别是负责后勤生活的一个烧饭老伯伯的称赞。 当时他们有个送货的小伙子,比我大二岁,是个高中生,长得颇帅。他基本上每星期都要来为他们送一次贷,补充些民工的生活必须品。慢慢地与我家和我也熟悉了,并且有了交流,我俩交谈得很默契,渐渐地双方都有了好感。我爸因为自己有文化,所以很喜欢读书人,看小伙子人长得好,又有文化知识,所以对他也很好,每次来送贷,我爸都叫他跟我们一家一起吃饭,晚上就多烧只好吃的菜与我们一起享用。他嘴巴也很甜,跟我爸也很谈得来。所以他像了我家的一份子。

当时我经人介绍,已经找好了对像,虽然我不中意,但我爸是个好爱面子的人,不准我与对象分手。当时那位横泾小伙子还没找对像,但他知道我已经找好了男朋友。所以我俩大家心里明知喜欢对方,但他还是不想我们的关系,怕我爸看不起他。所以他就不捅破这层窗户纸,我更不好意思说出来。

日后,我们在交谈中得知,他兄弟二个,没有姐妹,他老大,家里还有个弟弟。而我们姐妹三个,没有兄弟。所以我们说,要不我们认个兄妹吧,我们都说好啊。当时真的好开心。后来我们书信来往,称呼就兄妹相称,一直保持了三年的通信联系。他每年都要来到我家二三次,看望我们全家,当时交通勿方便,他来总要在我家住上一夜,到明天下午回家。每次来我家,我俩就有了说话的机会,每一次都交流到深夜,每次来我都要问他谈了女朋友吗,看中了对象吗,他对我回眸一笑,一句“还没有,看不上”来搪塞,其实他爸妈也催得紧。他说叫我到他家去玩,带我到东山、到七子山去游览。我说我一个姑娘家跟你到你家里去,你家也没有姐妹,就算我们认了兄妹,但人家会怎么看,我依什么身份,不好意思的,算了吧。他又眠嘴一笑,不吭声了。实到现在他讲的七子山我也没去过,到底在那里,我还不知道,为自己心里留下一个美好的追寻吧。我一个姑娘家怕难为情,又怕外人说坏话,所以一次也没去过他家。

后来我快要结婚了。他写信告诉我说女朋友谈好了,好像是村上也算得上漂亮的,年己不小了,也该给自己,给他爸妈一个交代。我说祝贺你,我有嫂子了,我也放心了。我们俩人直到我结婚,俩人从末说过一句爱味的话,这就是乡村稍有点文化知识的人的朴实,大家尊重着各自的对方。他一次来看我,他跟说了这样一段话:秀花妹,我们的友谊牢不可破,坚不可挡。就算以后我们不见面了,大家心里装着大家的好,好吗。我真的流泪了,含着泪对他点了点头。我们大家心里都知道,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了,但在那个年代有什么办法呢,大家都受着传统的影响,都没勇气,怪谁呢,留下的只是无奈和思念。我结婚时,作为哥,也请他来吃喜酒,他目送我出娘家,不知我这个哥心里怎么想。这一次的相遇成了久别。

我到夫家后,通信也勿方便,再说我老公不肯认我这个哥,为了家庭安宁。还怕夫家人产生误会,从此就断了这段思念、这段缘。我哥结婚时还写信给我爸,当时我儿子已有了,也很想随家人一起前去祝贺他。但我老公不肯跟我一起去,所以我没法去。如果这次我老公肯与我前去贺喜的话,也许我们这份兄妹情不会断,真成了亲戚了。没办法,只好我爸一个人去吃了喜酒,还住了几天。到了他们村上以后,以前住在我家的民工们都叫我爸到他们家去吃饭,我爸这次去受到了他们村上全村封民的热烈欢迎,我爸很开心很高兴;后来我爸又去了一次,再后来就断了联系。

我跟他三年的通信,我不敢带到夫家,怕我丈夫不理解产生误会,所以一直放在娘家,结婚后,一心搞好一个自已的家,也没时间去看这些东西了。难得有时一个人回娘家偷偷看看,怀怀旧。后来我娘家翻造楼房搬家时,这些信件丢失了。

自从我结婚那天与他见面后,到现在我俩从末见过面、联系过,但心底里从末忘记过。不知他现在过得怎么样,是不是跟我一样心里还惦记着各自的对方。现在老了,真的想怀旧了,真的很想联系到你,互相叙叙旧。可到那里去找,失联四十年了。建平哥!你在那里,还在苏州横径镇吗?秀花妹真的很想念你与嫂子及孩子们!哥!今生我们兄妹还会有缘相见吗?真想你了。

希望你顾好自己和自已的家,祝福你和你的家人一切安好!

秀花2018.12.19晚

曙光根管治疗
沈阳医学院沈洲医院预约挂号
浙江治癫痫病的好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辽宁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