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联动7年来首启

2019-10-12 18:18:04 来源: 雅安信息港

时隔7年,煤电联动终于再次启动。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按照煤电价格联动机制,下调全国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约2分钱。据记者了解,这是7年来,权威部门首次启动煤电联动,上一次可追溯到2008年。而每千瓦时约2分钱的调整,也意味着800亿元的“大蛋糕”面临重新分配。

权宜之计,“失联”多年

据了解,煤电联动旨在理顺“煤电矛盾”,其产生具有历史原因。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副司长范必认为,“煤电联动作为特定时期提出的解决方案,使得煤电矛盾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具有积极意义;但是,其局限性也十分明显,在本质上违反了市场定价规则,只是在既定体制约束下的权宜之计,而非根本解决之道。”

2004年12月1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建立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的意见的通知》,正式决定建立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原则上以不少于6个月为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若周期内平均煤价比前一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相应调整电价。同时,为促进电力企业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电力企业要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

2005年至2008年间,煤电联动机制曾多次启动。但在2008年之后,煤电联动机制并未得到严格执行。期间,燃煤发电上网电价也经历多次调整,但均未以“煤电联动”之名。

例如,考虑到迅速上涨的煤价和巨大供电缺口,价格主管部门在2011年曾两次上调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其中,在2011年12月1日进行的调整中,在将全国燃煤电厂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提高约2.6分钱的同时,还对电煤实行临时价格干预,规定2012年度合同电煤价格涨幅不得超过上年合同价格的5%,并对市场煤规定限价。

国电福建电力有限公司党组成员王改现认为,采取以上调价措施,主要是因为当时煤价进入上升通道,燃煤发电企业大面积亏损,提高上网电价有利于缓解煤电经营压力,实属非常之举,与煤电联动关系不大。“当煤价持续走高时,完全落实煤电联动,对于价格主管部门来讲,确实比较困难,因为这可能影响到宏观经济。此时,主管部门临时干预上网电价,而非通过煤电联动,也有其必要性。”

“新版本”亦悬半空

2012年12月25日,煤电联动迎来“新版本”。当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将继续实施煤电联动,并对联动机制进行了修改: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同时将电力企业消纳煤价波动的比例由30%调整为10%。“新版本”拉长了实施周期、调低了电企承担价格波动比例。《意见》鉴于当时重点合同电煤与市场煤价格接近,上网电价总体暂不作调整。

“新版本”发布后,上网电价出现两次调整,但均未涉及煤电联动。其中,2013年8月30日,国家发改委决定在保持现有销售电价总水平不变的情况下,主要通过降低燃煤电厂上网电价,为提高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和脱硝、除尘电价标准所需资金“筹资”。

为澄清质疑,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专门强调此次电价调整属于电价结构调整,不是煤电价格联动。该负责人称:“目前,虽然大部分地区电煤价格波动幅度已超过5%,但在时间上尚未达到一年的联动周期。”

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在本质上仍属于煤电联动。其中,据华能技术经济研究院市场研究室主任韩文轩介绍,煤电联动分两步,一是上网电价与煤炭价格联动,二是销售电价与上网电价联动,即在上网电价调整后,按照电网经营企业输配电价保持相对稳定的原则,相应调整电网企业对用户的销售电价。“此次电价调整,可在一定程度上视为煤电联动。只是只完成了步罢了。”韩文轩说。

华电集团政策法律部主任陈宗法也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说,虽然表面上并没有严格按照煤电联动的具体规定操作,也没有在文件上明说,但从宏观层面分析,还是依据了煤电联动的原理,显然与煤价下降幅度挂了钩。

800亿元“蛋糕”待分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电价调整决定,是2008年以来权威部门首次明确按照煤电价格联动机制来进行。

“煤电联动机制虽然此前因为种种原因并未完全落实到位,但仍然是一个有效机制。”王改现说,“目前来讲,自2013年下半年来,煤价已经大幅下降,完全满足启动煤电联动的条件。”

另外,在调整煤电上网电价的同时,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还决定,实行商业用电与工业用电同价,将全国工商业用电价格平均每千瓦时下调约1.8分钱,减轻企业电费负担;继续对高耗能产业采取差别电价,并明确目录,加大惩罚性电价执行力度;利用降价空间,适当疏导天然气发电价格以及脱硝、除尘、超低排放等环保电价的突出结构性矛盾。“不过,此次会议还未明确煤电联动等调整的具体实施时间和内容,相信国家发改委很快就会推出具体文件。”王改现说。

此次上网电价调整,如果按联动周期1年估算,将减少煤电企业收入约800亿元。但值得注意的是,部分资金还会通过脱销电价、除尘电价、超低排放电价等方式“回流”到煤电企业。由于具体调整方案尚不明确,所以对煤电企业的影响大小还难以确定。

另外,会议认为,上述举措利于降低企业成本、稳定市场预期、促进经济增长、有扶有控调整产业结构。但是,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连月来处于低位,存在通缩风险,工商电价的下调对于CPI的影响值得关注。

黑龙江虹桥医院网友评价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黑龙江虹桥医院的全部评价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
黑龙江虹桥医院的网友评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