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公主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2019-06-08 18:38:02 来源: 雅安信息港

宝宝消化不良又吐又拉
宝宝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一周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下面是解忧公主分集剧情介绍(集),来看看:

21集 - 解忧抚琴纵乐抢胡姑风头 解忧怀孕

入夜,众人齐聚账外饮酒作乐,胡姑登台表演了一段匈奴舞。解忧怀抱琵琶,弹了一首优美动听的曲子,匈奴人和乌孙人在草原上居住多年,对来自大汉的曲风充满好奇,无不拍手叫好。解忧凭一首大汉曲子抢了胡姑的风头,令其耿耿于怀。

军须靡与解忧入账歇息,翁归看着账内的灯光熄灭,心情急转直下,独自一人坐在火堆旁边借酒消愁。

阿彩走了过来,扶走了喝醉了酒的翁归,翁归上床歇息之时喃喃自语,念叨着解忧。阿彩神色复杂悄然离去,被胡姑的奴婢唤走。

胡姑一心想除掉军须靡,有意收买阿彩,故意对阿彩威逼利诱,吓得阿彩惶恐不安不知如何是好。

解忧身体不适,义妁为解忧把脉,发现解忧怀上了孩子。惊喜来得太突然,解忧想把喜讯告诉给军须靡。淮天沙深谋远虑,劝说解忧隐瞒怀孕之事。

乌孙与汉朝一样,妃子们为了争宠,不择手段加害彼此,一旦解忧怀孕的消息传出去,恐怕会有人对解忧不利。

淮天沙的担忧不无道理,解忧决定暂时隐瞒怀孕之事。军须靡得知解忧患病,亲自上门看望解忧,以为解忧患上了风寒,叮嘱解忧注意保暖多穿衣服。

阿彩给解忧送安胎药,被胡姑唤走,胡姑对解忧生病产生了怀疑,故意送了一套新衣给阿彩,趁机让一个心腹调换了阿彩携带的药物。

阿彩换上了新衣,精神焕发,胡姑佯装一脸惊叹,夸赞阿彩生得漂亮,阿彩虽然非常开心,但依然对胡姑充满戒备,始终不肯说出解忧患病原因。

胡姑托咐心腹把换取的药物拿去检验,长山验完药物会见胡姑,指出药物含有安胎性质。

胡姑意识到解忧怀上了孩子,顿时嫉恨交加, 长山劝说胡姑按兵不动,切莫伤害解忧。解忧隐瞒怀孕之事源于担心被人谋害,军须靡贵为一国之主亦不知情,长山打算想方设法让军须靡知道解忧怀上了孩子。军须靡一旦得知真相,定然对隐瞒真相的解忧产生不满。

22集 - 军须靡获知解忧怀孕 云古特流产

军须靡本想与胡姑缠绵一晚,因惦记着患病的解忧,军须靡无心与胡姑行夫妻之事,扔下胡姑上门看望解忧,这让胡姑心怀不满,愈发加深了对解忧的恨意。

解忧不忍心在军须靡面前隐瞒怀孕之事,硬起头公宣布自己怀上了孩子,军须靡并不知道解忧已经怀孕数日,喜出望外抱起解忧原地打转,决定大设宴席向子民们宣布解忧怀孕。

长山与胡姑商量陷害解忧,只要让军须靡意识到解忧肚中的孩子父亲是翁归,解忧与翁归性命堪扰,胡姑急不可耐欲欺骗军须靡,长山提醒胡姑不能亲自出面陷害解忧。众人都知道胡姑与解忧不和,军须靡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胡姑所言。长山打算找一个与解忧关系和睦,又跟军须靡亲近的人选。

云古特怀上了孩子再度流产,胡姑上门看望云古特,惺惺作态为云古特难过,趁机搬弄是非陷害解忧,认定解忧做了手脚导致云古特流产,在胡姑的花言巧语之下,云古特渐渐对解忧产生了仇恨,以为自己流产跟解忧有关。

军须靡查出解忧已经怀孕数日,他对解忧隐瞒孕事耿耿于怀,淮天沙保护解忧心切,向军须靡领罪,称是自己怂恿解忧瞒下怀孕之事不报。解忧贵为乌孙王后,其一旦怀上了孩子,必然被一些居心不良之人伤害,因此淮天沙才劝其对外保守孕事。

乌孙部族开始流传翁归是解忧肚中孩子父亲的谣言,消息传到了翁归耳中,翁归怒不可遏出门教训了一个传播谣言的百姓。流言猛于洪水,军须靡对解忧产生了怀疑,认为解忧肚中的孩子父亲正是翁归。解忧虽然对翁归余情未了,但自从嫁给军须靡之后洁身自好,从未与翁归逾过雷池半步,她的忠心换来的是军须靡的猜疑,令她无比委屈。

军须靡将官员们唤到大殿谈起民间流传的谣言,坦承对制造谣言的人深恶痛绝,如果给他找出恶意散播谣言的人,他定然不会轻饶。

23集 - 翁归坦然面对谣言 军须靡欲让解忧堕胎

乌孙流传不利于解忧的谣言,百姓们以为翁归是解忧肚中孩子的生父。军须靡命人端来一锅汤,在汤中撒入了各种配料,遮住了汤水原来的本质。军须靡借汤水教导官员们凡事不能看表面,真相往往隐藏在迷团后面。

散播谣言的人是长山,让长山感到沮丧的是,军采靡并未因为民间出现谣言惩治解忧。胡姑计上心来,命令两个士兵教训一个家仆,军须靡闻讯而至,对胡姑严厉惩罚家仆不满,就算家仆有罪犯了错,也轮不到身为女子的胡姑施刑,而是应该让一国之主的军须靡教训家仆。

胡姑见军须靡上当受骗,趁机捏造谎言,称家仆在谈论解忧肚中的孩子,认定孩子的父亲是翁归,所以胡姑才命人教训家仆。军须靡信以为真,心中不由一沉,他以为民间的谣言传不进宫中,不料连胡姑的家仆也知道了关于解忧的谣言。

翁归每天无所事事,一个亲信出宫归来,向翁归提起民间流传的谣言,翁归当初听到谣言的时候情绪激动出手教训了一个百姓,如今淡然自若,已经不为所动。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翁归与解忧确实没有发生亲密的行为,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去阻拦百姓们说三道四。

太后深信民间流传的谣言,劝说军须靡让解忧打掉孩子,如果孩子生下来,将会给军须靡戴绿帽子,而且孩子的父亲是翁归。翁归极有可能借孩子的身份夺取军须靡的大权。

太后的担忧不无道理,军须靡要求解忧喝滑胎药,扼杀肚中的孩子。解忧见军须靡相信外界流传的谣言,悲愤交加指责军须靡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孩子。军须靡借口自己为了乌孙部族着想,不希望解忧生下别人的孩子。

解忧怒不可遏,为自己无法获得军须靡的信任难过。军须靡一脸愧疚安抚解忧,提醒解忧失去了头胎还可以继续怀孕。他把孩子当成了商品,想扔就扔想买就买,这让解忧气得火冒三丈。

24集 - 汉朝与大宛即将起战事 李广利顺道看望解忧

翁归期盼解忧生下孩子,军须靡已经决定让解忧喝滑胎药,他不希望孩子生下来后被人说东道西。 翁归见军须靡怀疑解忧的忠诚,义愤填膺指责军须靡毫无男人该有的担当,向流言蜚语认输。

深夜,解忧心事重重站在楼道上仰望夜空,翁归来到楼道上,感概万分安慰解忧。两人曾是一对有情人,却被无情的命运拆散,翁归因为无法保护解忧肚中的孩子,心中不是滋味,但又找不到办法救解忧于危难中。解忧不后悔认识了翁归,更不后悔当初救了翁归一命。

汉朝与大宛即将发生战事,汉武帝派出李广利将军出征,并且叮嘱李广利顺道去乌孙看望解忧。

军须靡得知汉军要与大宛开战,左右为难,不敢借道给汉朝经过。翁归向军须靡举了一个例子,一个朋友要从另一个朋友家经过,身为屋主的朋友应该热情接待路过的朋友。如此才能建立双方的友情。军须靡采纲了翁归的建议,亲自出城接待从乌孙经过的李广利。

李广利送了珍贵的汉朝地图给军须靡,在乌孙都城外暂时安营扎寨。消息传到宫中,淮天沙打算让李广利进城看望解忧,军须靡已经事先对李广利称解忧患了疾病,不给李广利与解忧见面。淮天沙想出了一个办法,在酒坛中写下解忧生病的纸条,在冯嫽的陪同下送酒给李广利喝。

守关的右将军受军须靡托咐,不给淮天沙见李广利,淮天沙无奈之下把酒送给了右将军,托咐右将军把酒送给李广利。

李广利得到酒坛,发现坛中藏有纸条,赶紧在两个部属的陪同下进城找解忧。军须靡没有料到李广利忽然进城,只得寻找托词,不给李广利与解忧见面。

解忧忽然进入大殿,见到了李广利。李广利非常关心解忧的身体状况,解忧担心李广利与军须靡闹翻,谎称自己平安无事,没有患上疾病。

李广利见解忧神色正常,不像是患病的模样,打消了心中疑虑,辞别军须靡,返回城外的营寨。

25集 - 军须靡允许解忧生孩子 李广利打败仗

李广利进入乌孙都城看望解忧。解忧担心汉朝与乌孙发生战事,隐瞒了自己怀孕被军须靡逼迫堕胎的事情。军须靡对解忧刮目相看,夸赞解忧心胸宽广。

解忧与军须靡大谈天下时局,指出汉朝只想镇守中原,无意吞并属于乌孙及其它部族的西域地界。乌孙唯有与汉朝结盟,世代交好,才能借汉朝之手称霸西域,否则将会自取灭亡。

解忧将天下时局分析得一清二楚,军须靡听到妙处,笑称自己如果逝世了,其实不用生儿育女,直接把王位传给巾帼不让须眉的解忧。

解忧用真诚打动了军须靡,获得生孩子的权利,军须靡送了一碗安胎药给解忧,用行动支持解忧继续生孩子。

李广利带领汉朝军队奔大宛部族杀去,淮天沙追上李广利的军队,劝说李广利行事切莫操之过急。负责押运粮草的林将军还在后方。古往今来,粮草一向比兵马先行,李广利却反其道而行之,粮草未先行就先让兵马先行,已经触犯了兵家大忌,极有可能大败而归。

李广利没有听从淮天沙的劝告,执意带兵攻打大宛,出师不利打了败仗。消息传回乌孙,解忧找到军须靡,为翁归争取出征支援李广利的机会,军须靡不愿意给翁归掌握大权,派出右将军前往大宛支援李广利。翁归郁郁不得志,一心想建功立业,却屡次被军须靡打压。他心有不甘,在父亲面前发牢骚。翁父早已看穿军须靡的心思,劝说翁归不要再抱着过高的梦想,老老实实待在乌孙,对军须靡言听计从。如果翁归激怒了军须靡,日后将会更难在乌孙立足。

冯嫽在右将军的陪同下集齐粮草,即将离开乌孙送粮草给李广利。胡姑一直在监视冯嫽的举动,暗中指使长山在城门入口处拦下运粮出城的冯嫽。

冯嫽并非乌孙都城的居民,长安不给冯嫽放行,右将军见长安为难冯嫽,挺身而出与长安交涉,不顾长安阻拦,执意陪同冯嫽运粮出城。

26集 - 李陵投敌 解忧小产

李广利攻打大宛,粮食紧缺急需补给。冯嫽运粮出城,被长山刻意拦下。右将军已经爱上了冯嫽,不顾长山阻拦,执意放冯嫽出城,并且保证承担所有。

冯嫽谢过右将军,带领运粮的队伍往大宛赶去,一行人在路上遇到一伙身份不明的兵丁,损失了人手和粮草。

身在都城的解忧接到消息,非常担心冯嫽的安危,冯嫽如果在路上遇害,将会导致攻打大宛的李广利因缺粮少食不战而败。解忧冒着小产的风险,独自一人离开乌孙,留了一封信给军须靡。赶到大宛见到了翁归一行人。

军须靡得到信件之后担心解忧的安危,紧随其后赶到大宛,责备解忧怀了孩子还随意出行,置肚中的孩子安危不顾。军须靡的出现惊动了大宛王,大宛王被军须靡吓坏,主动弃城投降。军须靡不费一兵一卒就帮助汉朝拿下了大宛,足以说明其在西域享有极高的威望。

大宛王已经投降,军须靡带领解忧搭乘马车返回乌孙。李陵将军则留下来镇守大宛。解忧返回乌孙不久,匈奴率大军攻打大宛。

大敌当前,李陵立功心切,带领数千铁骑出城迎战,不敌来势汹汹的匈奴大军,逼不得已向匈奴投降。

淮天沙从大宛返回乌孙,向解忧提起投敌叛国的李陵。解忧弄清李陵投敌原因,支持李陵的行为,如果李陵执意与匈奴为敌,将会害死所有将士,他为了保护全军上下选择投敌,实是形势所迫。汉武帝痛恨投敌叛国之辈,解忧决定写书一封送给汉武帝,为李陵说情。

深夜,军须靡欲与胡姑交欢,两人情到浓时,解忧身体不适忽然昏倒,军须靡获悉之后扔下胡姑,前往行宫看望解忧。胡姑被解忧破坏了好事,气恼不已。

解忧身体不适导致肚中孩子小产,未能保住孩子的性命。军须靡没有责怪解忧,而是好言相劝。孩子失去了不重要,还可以再怀一个,解忧要是有三长二短,军须靡将会痛不欲生。

27集 - 仙谷身亡 解忧中毒

仙谷曾在长山的指使下意图谋害翁归,后来事情败露,仙谷逃之夭夭。翁归在赤城谷找到了仙谷,希望仙谷医治身体不适的解忧。仙谷已是官方通辑的逃犯,不敢轻易露面。翁归是乌孙的王亲贵族,有能力保护仙谷。在他的保证下,仙谷同意回宫医治解忧。

军须靡护送解忧返回乌孙,解忧在路上吐出黑血,情况不妙。翁归骑马出城寻找仙谷,却发现仙谷死在林中。仙谷一死,解忧性命堪忧。

军须靡在翁归的陪同下到先祖建立的山神庙上香,为解忧祈福。翁归当着神灵的面向军须靡问了一个问题,他一直怀疑解忧流产是军须靡所为,他希望军须靡在神灵面前说实话。

军须靡昂首挺胸面对神灵雕像,否认了翁归的猜疑。翁归与解忧纠缠不清,军须靡怀疑翁归喜欢解忧,翁归在神灵面前坦承确实爱上了解忧,随即话锋一转,称乌孙子民们都喜爱善良的解忧。解忧嫁给军须靡之后恪守妇道,军须靡却始终怀疑解忧的忠诚,翁归义愤填膺责备军须靡不懂珍惜解忧。

解忧身体不适源于中了慢性毒药,哑女西女忽然开口说话,向解忧将解释她装哑的原因。当初细君公主无故逝世,西女暗中调查,发现细君公主被人下了慢性毒药,为了自保,西女装聋作哑,以免遭来杀身之祸。

解忧的处境与细君公主一模一样,也是被人暗中下药谋害。因毒药份量太小,解忧身体只是产生了细微的变化,并不知道自己每天服食毒药。西女虽然查出解忧中了慢性毒药,但还未查出幕后黑手的身份。

当务之急,需尽快解掉解忧体内的毒药。西女决定为解忧寻找解药,她辞别解忧离去的时候推门出去,发现淮天沙与翁归站在房外偷听,两人已经听完所有内容,知道解忧被人谋害。

军须靡一发不可收拾爱上了解忧,当初他只是把解忧当成和亲工具,如今则是真心实意爱着解忧。翁父心如明镜,劝说翁归休要再打解忧的主意。

28集 - 军须靡为翁归做媒 翁归即将迎娶阿伊腊

翁父担心翁归对解忧念念不忘,决定为翁归物色一门亲事,断了翁归对解忧的念想。免得翁归与解忧纠缠不清,与军须靡成了情敌。

军须靡是乌孙国王,又是翁归的堂兄,他为翁归做媒再适合不过,而且还能利用身份逼迫翁归就范。如果是其它人出面,翁归自然不会买账。

军须靡为翁归相中了阿伊腊,亲自上门拜访长山,说明来意,长山扮出受宠若惊的模样,假装推辞,认为自己的妹妹阿伊腊配不上翁归。在军须靡的劝说下,长山顺水推舟同意妹妹阿伊腊与翁归联姻。

翁归得知自己即将娶阿伊腊为妻,心有不甘。但又不敢挑战军须靡的权威,如果他拒绝这门亲事,将会得罪军须靡,在父亲的劝说下,翁归只能接受上苍不公平的安排。

解忧心中始终放不下翁归,再过几天翁归就要与阿伊腊成亲,解忧心情悲痛,身不由己上门探访翁归。翁归为了避嫌,躺在床上拉起帘子,没有跟解忧见面。

解忧再也控制不了情绪,主动提出与翁归拥抱离别,翁归见解忧心中还有他,顿时悲喜交加,狠下心肠拒绝了解忧的拥抱提议,两人竟然决定断绝情份,就没有必要再纠缠不清。回想与解忧相识的经过,翁归一脸感概,称自己此生只爱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曾在戏班表演杂耍的刘解忧。

阿彩为翁归布置婚礼,胡姑唯恐天下不乱,故意扮出为阿彩鸣不平的模样,提醒阿彩喜欢翁归,却又眼睁睁看着翁归与别的女人成亲。

翁归娶亲当天,阿伊腊穿戴一新,解忧看着年轻漂亮的阿伊腊,感概万分,忍住心中的伤感,夸赞阿伊腊衣着不俗。

阿伊腊年方十六,出落得亭亭玉立,为能嫁给号称乌孙勇士的翁归高兴。翁归在成亲当天却辜负了阿伊腊的好意,迟迟没有现身,众人产生不安,四处寻找翁归。凡是翁归出现的地方都有人找过了,翁归离奇的失踪不见,如同石沉大海。

29集 - 解忧与翁归泪别 翁归与阿伊腊成亲

翁归在成亲当天失踪不见,众人焦急不安。解忧到妓院找到了翁归,发现翁归左拥右抱,身边围着数名女子。翁归见解忧不请自来,故意扮出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称自己还未风流够,不打算与阿伊腊成亲。

解忧对翁归失望之极,只能任由翁归在妓院喝酒作乐。冯嫽担心解忧对翁归产生误会,将翁归秘密上山采药的事情说了出来。解忧身中慢性毒药还未康复,翁归一直在为解忧寻找解药,解忧从冯嫽嘴中获知真相,悲喜交加上门找到翁归,抛下所有顾虑搂住翁归,哭得伤心欲绝。两人依偎在一起,感受久违的恋情,丝毫不担心被人撞见。

翁归心知自己与解忧没有缘份相爱,默默接受命运安排,同意在解忧指定的日期与阿伊腊举办婚礼。

次日,军须靡见证了翁归与阿伊腊的婚礼,阿伊腊在婚礼仪式上险些掉落套在额头上的扮饰,吓得面色苍白。军须靡上前为阿伊腊解了围,夸赞阿伊腊生得年轻漂亮,无需再戴扮饰增添美感。

翁归虽然与阿伊腊成了亲,但成亲当晚故意喝了许多酒,躺到床上埋头大睡。阿伊腊原本对洞房花烛之夜充满期待,翁归不解风情独自睡去,令阿伊腊扫兴不已。

次日天明,翁归起了个大早,借故匆匆离家出门,阿伊腊婚后被翁归冷落,对其大失所望,只能向解忧述苦,解忧得知翁归未与阿伊腊行房,脸上的神色喜忧渗半。她的心中其实非常矛盾,即希望翁归好好对待阿伊腊,又因翁归成了亲而失落。

阿彩一心一意爱着翁归,结果翁归娶了别的女人,胡姑趁机为阿彩鸣不平,提醒阿彩应该主动争取属于自己的爱情。虽然翁归与阿伊腊已经成了亲,但他显然对阿伊腊没有兴趣,只要阿彩主动投怀送抱,说不定就能从阿伊腊手中夺过翁归。

30集 - 阿伊腊险被阿彩毒害 胡姑怀孕

阿彩失去理智想毒害阿伊腊。无意中嫁祸到了解忧身上,阿伊腊发现自己险被毒死,惊怒交加,误以为下毒之人是解忧。

阿彩毒害阿伊腊未遂,意识到中了胡姑的奸计,怒不可遏上门找胡姑算账。后悔听信了胡姑的花言巧语,谋害阿伊腊不成反而连累了解忧。

胡姑否认自己当初指使阿彩毒害阿伊腊,同时扮出威严的模样,提起自己显赫的身份,给阿彩增加无形的压力,吓得阿彩跪在地上连声认错。

胡姑利用自己的身份镇压阿彩,对阿彩软硬兼施,将阿彩治得服服帖帖。

翁归与阿伊腊成亲数日,始终没有跟阿伊腊行夫妻之事,阿伊腊不离不弃细心照顾翁归,用真诚的行动打动了翁归。

翁归决定以后好好对待阿伊腊,可是一旦要与阿伊腊亲近,他又本能地产生抵触。阿伊腊看出他心中的勉强,悲愤交加上门找解忧算账,指责解忧勾引翁归。

胡姑怀上了孩子,军须靡获知之后惊喜交加,胡姑趁机提出大摆宴席宣布自己怀上孩子,军须靡虽然担心此举引来解忧不悦,但还是勉为其难同意为胡姑摆宴席庆贺一番。

胡姑怀上孩子之后疑神疑鬼,生怕被人暗算,解忧心胸宽广,派人送了礼品上门。胡姑收下了礼品,暗中吩咐下人将礼品付之一炬。

冯嫽是商人经常买到不同寻常的物品,一次外出经商归来,冯嫽赠送了几把匕首给淮天沙,美人爱胭脂,英雄爱兵器,淮天沙手捧匕首爱不释手。

义律到乌孙做客,见到了嫁给军须靡的解忧,在解忧还未嫁入乌孙之前,义律与解忧在西域结下仇恨,解忧当时还在戏班杂耍,义律对摇身一变成为大汉公主的解忧产生了怀疑。

胡姑从义律嘴中获知解忧的经历,指使阿伊腊接近解忧,套取解忧的底细。解忧猜到阿伊腊不怀好意,事先防备,不轻易谈论自己的过往之事。一旦她的底细被义律拆穿,大汉与乌孙的盟友关系恐将瓦解。

胡姑擅长挑拔离间,看穿了阿彩对翁归的心思,花言巧语下诱骗阿彩敌视阿伊腊。

以上便是解忧公主分集剧情介绍(集),相关剧情将会持续更新,敬请关注。

2018苹果发布会直播在哪看?2018苹果发布会直播入口汇总
由内仓到外观--从各种细节看硬骨背包[组图]
企业建军节活动主题2018年建军节活动方案参考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