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沙小藏起床的时候

2020-05-22 06:27:11 来源: 雅安信息港


沙小藏起床的时候,世界被灌满了雾。沙小藏觉得自己听到了世界产生时的某种声音,一睁眼,却看到窗户外面的诡异天气。他试图回想刚才耳朵里的声音,却得到一种令人感到敬畏的恐惧感。
沙小藏恨死数学了。在雾气笼罩的街道上,沙小藏在想利用什么物质或者形式才能够把数学这种存在消灭掉。数学让人感到绝望,就像是这样一个没有太阳的早晨一样。数学老师是一位中年妇女,她的眉毛总是像被烧过。沙小藏想起她就会有隐隐的胃疼症状。
在他的记忆里,这位女教师总是沉稳地站在黑板前,烧焦的眉毛发出刺鼻的味道,可是沙小藏又看不到火焰。而每当沙小藏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一支四到五公分长的粉笔就会飞过来打中他的左眼。数学老师会叫捂着左眼的沙小藏站起来,让他回答一个有关毕达格拉斯问题。沙小藏睁大右眼,看者同学们参差不齐的门牙,他的思想从那些门牙中的缝隙潜入,路经很多扁桃体进入他们的胸腔,看到很多伤痕累累却不怀好意的心脏。
此刻,沙小藏在早晨的街道上想毁灭数学,可是他突然明白这样的幻想是徒劳无功的,他想起那些伤痕遍布的心脏都是和数学有关的。所以毁灭数学就是毁灭人类本身。
“沙小藏!”一个女中音从沙小藏后面传来。
“妈。”
“你怎么又忘带作业本和面包了?”
“是吗。”
沙小藏妈妈走远后,沙小藏开始思考如何处置作业本和学生营养面包。他是故意把作业本放家里的,面包同样是故意没有带。沙小藏照例没有做数学作业,如果老师问及,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忘家了。就算是那位发出烧焦气味的女教师拿出她那台千疮百孔的测谎器,它也会确信沙小藏确实把作业本丢在家里了。那样它就会亮起绿灯,发出令人作呕的模拟人声。而对于面包,沙小藏同样呈厌恶的态度。沙小藏家里出现的永远是板砖形状的蚂蚁味面包,使劲咬一口,食用者的牙齿就会感到一种无关痛痒的令人乏味的触觉。这种触觉让沙小藏难以忍受,所以他把面包房进冰箱,希望面包能够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再令人感到难以忍受的无关痛痒。可是在这个雾气缭绕的早晨,沙小藏的妈妈出于母爱,将沙小藏推入了混乱和踌躇当中。
沙小藏决定把作业本和面包丢掉。为了不迟到,他跑了起来。他跑到学校西墙之外的一处荒芜之地,看了看四周,感到十分满意。这里的草很茂盛,也有几朵很小的花。草丛因为有雾湿漉漉的,其中还有一处积水,里面的水已经发绿,不过还没有发出难闻的气味。沙小藏把作业本扔进了一池发绿的积水中。里面的蝌蚪突然开始绕着作业本转圈,水面上方的蜻蜓也上下盘旋起来。沙小藏看到这样得情景,就打消了把面包也丢进去的念头。他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然后在一块看起来相对松软的土地上挖了一个坑。他打算把面包埋掉。“粮食来自土里,现在也回到土里。”沙小藏自言自语说。突然他发现在挖出的坑里,在一些颤抖着的沙粒中间有一粒芝麻大小的银色颗粒。沙小藏很奇怪这个小小球体的颜色,正在观察的时候,银色的球体突然发出了“嘻嘻”的声音。沙小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把球体放到耳朵附近正要听它是否真的可以发出声音的时候,突然水池上方的蜻蜓都向他飞了过来。沙小藏吓了一跳,小小的球体也不知道掉到了哪里,沙小藏找了一小会,没有收获,只好向学校进发了。
沙小藏的学校门外停满了自行车。这些用于摆放自行车的区域被学校划分成“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个等级。每个等级里又分为“A、B、C”三个层次。这十个登记代表了学校对所有学生的等级评价状况。根据成绩,所有学生被评判为十个等级。这十个等级也代表了相应的学生在学校里的待遇,以甲为,癸为差。”而在十个等级内部,也分了三个层次,作为同等级学生内部的优劣评价标准。
沙小藏是庚级别的学生。他的胸卡上写着:“庚级B,西四班,沙小藏。”他不愿意看到甲或者乙等级的学生放自行车时志得意满的样子,所以他坚持不骑自行车。学校正门有五个口,根据等级,沙小藏从四号门进入。负责值勤的同学认真地检查了沙小藏的胸卡,让沙小藏进了学校。
学校的教学区是按照“东南西北中”五个大区域建造的。只有甲等级的学生在中区上课,其他学生被安排在东南西北四个区域。沙小藏所在的庚等级学生都在西区上课。
沙小藏走进西四班。白炽灯光把已经到了教室的同学的脸照射得格外惨白。尤其是排叫做“西吸”的女生,她的门牙上带着矫正器,脸色格外苍白,极像一只吸血鬼。沙小藏绕过西吸,走向自己的座位。第六排。B级别学生的座位分布在四到六排。
西吸突然扭头看了沙小藏一眼,然后迅速回过头去。沙小藏感觉脖子附近一阵寒冷,仿佛被吸了血一样。他打了个冷颤,看了看窗户外面,世界在这个早晨越来越像一口能够淹死人的井了。
“回眸一笑百媚生。”风铃般的声音在沙小藏耳边响起。
沙小藏见到同桌苒荷,马上露出了笑容,他问苒荷:“你近在背诗吗?”
苒荷对沙小藏做了个鬼脸,然后凑近说:“我是说西吸,她刚才回头看你了。”
“胡说。”
“我胡说没有你心里有数。小气!”苒荷撇着嘴说。
沙小藏笑着说:“别生气,你说是就是,好了吧?快坐好准备上课了。”
“这还差不多。”
沙小藏认为苒荷很漂亮。他很庆幸有这样一个同桌。苒荷眼睛很大,睫毛很长,刘海是齐的,嘴唇红润,脖子细长。沙小藏感觉到苒荷身上有一种特别吸引人的魅力,沙小藏把这种魅力叫做“妖气”。
节就是数学课。沙小藏在上课铃响后深呼吸了一阵,终于打起了上课的勇气。老师没来之前,沙小藏就闻到了毛发被烧焦的味道,果然几秒钟后老师就到达了教室。
数学老师环视周围,眼睛里喷射出奇怪的绿色火苗。她从掖下拿出一只黑色的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看起来像马桶的小机器。通电后,机器发出了机械的发音。它说:“真理容不得半点水份。”
同学们按照平常的习惯站起来走到了教室外面,排成一列纵队。沙小藏看看天空,太阳已经出来,雾散去了,只是空气中还有一丝丝潮湿的淡蓝色水气在飘来飘去。
同学们逐个走进教室,走过机器的时候就说一句:“我昨天的数学作业完成了。”只要那只机器说:“正确。”同学就可以走进教室了。
总不完成作业的玲玲走过机器时,还没等玲玲说话,机器就发出了巨大的干扰声,其中有含糊不清的声音:“错误,错误,持续性错误。”
数学老师一个箭步冲上来,把玲玲拉到了墙角。她说:“如果你把我的机器损坏,我就让成绩委员会开除你!”
玲玲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其实她今天完成了作业,但是这也于事无补。
沙小藏一走到机器前面就说:“早晨我把作业本丢掉了。”
沙小藏聪明地含糊了丢弃和丢失。所以机器的测谎功能无法辨别他说的是不是实话。
“正确。”
数学老师刚从玲玲身边回来,没有听清沙小藏的话。所以沙小藏成功蒙混过关了。
回到座位上,沙小藏志得意满地向冉荷炫耀:“我没写数学作业,我骗过了该死的测谎机器。机器就是机器。”
冉荷羡慕地说:“你真棒,你能不能教我怎么骗过那台机器?”
沙小藏说:“这个办法只能用一次,今天老师不在场,或许可以再用一次,这是变通的,不是一直可以使用的。”
冉荷撅着嘴说:“你不告诉我,你一点都不重视我。”
沙小藏笑眯眯地说:“下次你没写完作业是我就会出手帮你。”
这堂课老师没有用粉笔攻击沙小藏的左眼,因为在讲一个问题时老师自己陷入了谜团,她开始哎黑板上解题,论证也没有解决掉那个问题。整节课在寂静中过去了。数学老师为了这个问题几近崩溃,她走出教室,点了一支烟,打火机的火苗太大,烧焦了她的眉毛。就此她获得了灵感,回到教室一蹴而就地解答了自己的问题。而就在此时下课铃声响起了。
西吸突然蹑手蹑脚地走到了沙小藏身边,她说:“你一定没写完数学作业,不过你真聪明。以后我愿意替你写作业的。”西吸说完咬着下嘴唇站在沙小藏身边不动了。冉荷坐在旁边幽幽地笑。沙小藏看着西吸煞白的脸庞,感到浑身不自在。他想要退后一步,但是他还是绷紧了小腿的肌肉站在了原地。
“谢谢你,我今天完成作业了,是你误会了。”沙小藏微笑着说。
西吸仿佛吃了一惊,猛然点点头,退后几步转身离开了。

2

那天沙小藏的晚饭吃得不是滋味,因为他认为自己伤害了西吸。他想要是冉荷不再身边的话他一定会对西吸更为客气的。
今天不用写数学作业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沙小藏把西吸的事情放在了一边,开心地打开了电视。
开电视的步是要进行系统识别。家里的电视是和学校连网的。沙小藏把中指伸进确认槽中。红灯亮。电视屏幕显示出沙小藏的信息:
庚级B,西四班,沙小藏。准许频道:七,八,九,十。
沙小藏轮番看着四个频道,实在没有什么乐趣可言。十套的节目是如何控制上课时上厕所的次数。九套的节目是跳绳的诀窍。八套的节目是钢琴的音阶弹法。七套的节目是天线宝宝。
沙小藏看了一阵天线宝宝,突然感到右耳剧痛,里面发出地动山摇的声响。沙小藏怀疑是不是耳朵落进了什么,于是去洗漱间用水洗了洗耳朵。顷刻间耳朵不痛了。沙小藏在生活中总结出了洗耳朵可以给耳朵止痛的规律。
第二天是周末。沙小藏起床后迫不得已地吃下了学生营养面包。面包依旧味道古怪,仿佛夹了无数蚂蚁的尸体。
“妈妈,我可以喝牛奶吗?”沙小藏问妈妈。
“你的级别学校规定一周只可以喝三次牛奶的,你已经喝过三次了。”沙小藏的妈妈说。“有营养面包吃就不错了,想象那些等级的学生,天天还要饿着肚子。所以成绩就是生命的源泉。这个道理你比我懂得。”
这天是学校组织植树的日子。
甲、乙、丙等级的学生种植的是梧桐。丁、戊、己、庚的学生种植的是槐树。辛、壬、癸等级的学生负责种植松树。
西四班的学生在班长西吸的带领下到达了学校的西北角外面。西吸说:“大家可以挖坑了。”同学们就忙活了起来。冉荷笑嘻嘻地说:“你们挖坑,我负责浇水,我近胳膊肌肉劳损了,只能浇水不能挖坑。”沙小藏勇敢地承担了冉荷的工作量。西吸本来想对冉荷说些什么,但是看到沙小藏的作为便没有多说。
突然,一个小胖子大喊道自己在一滩积水边上发现了一个作业本。沙小藏吃了一惊,走进一看,作业本上面的名字已经无法认出。他才稍微放心下来。沙小藏四处看看,发现西吸眼神朦胧地看着这边。他认定西吸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于是以祈求的眼神看着西吸。这时西吸却对他笑了。
沙小藏一直不懂的是,西吸的成绩其实很好,按照平常测验的时候她的成绩足以进入甲班或者乙班,但是一到分级别考试的时候,西吸的成绩总是坚挺的保持了现在这个级别的成绩,非常稳当。这在沙小藏和同学们心目中一直是一个谜。
同学们一边聊天一边种树,气氛十分活跃。但是在同学们谈话的时候一直有穿着校服的中年人悄悄地匍匐在路边,同学们发现他们的时候总会吓一跳。这时那些穿着校服的中年人就会轻松地跳起来,然后用统一的表情语调说:“为了越级的目标,我不怕岁月的洗礼。为了眺望象牙,我不惜葬身此地!”沙小藏不懂他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明明是在种树,怎么还有人要葬身于此呢?同学们也不懂那些人在说什么,但是无疑的是,他们在监视着同学们,只要谁说出不利于学习进步的话,肯定就会被他们带走的。
一个穿黑衣的中年人匍匐过一个树洞,他突然发现了那本已经看不清名字的作业本,他拿出一个报话机,嘀咕了一阵,匆忙脱下了西装外面的校服。他眼神锐利地看了看四周,警惕地离开了。
那天植树结束时,西吸悄悄地走到沙小藏身边,她说:“明天一定会收作业本的,你一定要把所有的作业都补上,还要用不同的颜色的笔来写,别让看出来是临时补上的。还有,这是我的作业本,你照着抄上吧。”
沙小藏看着西吸,眼神顿了一下,之后拿走了西吸的本子。



第二天一早节课的上课铃一响,教师里便来了五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士。他们让同学们抱住头爬在桌子上,分头搜查了同学们的书包。他们除了搜查零食和玩具外,还拿走了每个人的数学作业本。经过一番检查后,玲玲和冉荷被带走了。沙小藏感激地望了望西吸,西吸则庆幸沙小藏在上课之前归还了作业本。
不一会玲玲回到了班级,因为她出示了母亲在医院给自己开了弱智证书。而冉荷却一直没有回来。
沙小藏听到冉荷自杀的消息是三天之后。听了这个消息之后,沙小藏的感觉就像是吃了五个左右的学生营养面包,仿佛无数蚂蚁在他的腹腔内摸索,并表达着它们的悲伤。

共 1018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从一段校园生活开场,从两个主人公青春期对诸事的好奇臆想铺展开来,而三叶草各片叶子的美好象征则为他们稚嫩而懵懂的青春做了完美的注脚。小说构思奇特,作者思路开阔,以不断跳跃的思维为读者呈现出一个又一个让主人公纠结的小事件,使读者的感官时时处于常换常新的状态中,这是非常难得的。问好作者!(丁香编辑:林又青)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5150020】
1 楼 文友: 2015-05-14 12:0 :0 感谢作者赐稿丁香,推荐阅读!
2 楼 文友: 2015-05-14 12: 8: 8 了不得的一篇童话故事,直指应试教育下的孩子,拜读了 就这样,一个人待在静寂中,不是为了沉默,而是为了听自己说话;也不是为了拒绝倾听,而是为了倾听夜色。
 楼 文友: 2015-05-29 08:59:24 一道白光从门的钥匙洞里射进来。西吸重复着说: 这不是我们应该拥有的。
这不是我们应该拥有的。
这不是,我们,应该,拥有的。
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4 楼 文友: 2016-08-07 05:4 :4 读了这一部佳作就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大开眼界,增长知识,特别是爱好写作的人对写作技巧取经来了。向远方的老师问好,相聚大型文学网站江山文学网是缘,祝老师万事如意!济宁治疗牛皮癣费用
苏州中医癫痫病医院
玉林制药鸡骨草胶囊
黄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株洲白癜风
吉林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汕头白癜风医院
无锡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