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与鸟大蛇丸

2019-07-27 11:24:59 来源: 雅安信息港

43、宇智波鼬不知道亲手拧断少年恋人颈骨的大蛇丸当时在想什么,不过在幻术解除后,看到完好无损,面无表情的少女时,宇智波鼬觉得大蛇丸的心情肯定很复杂。﹣杂∩志∩虫﹣幻术解除后,以为自己已经亲手撕碎了年少时的幻影,撕碎了身体里那个一直无法接受云下飞鸟死去的自己,以为自己从此就能超脱,以为自己从此就能够斩断过去,揉碎那已经可以被称之为是幼稚可笑的过往。被揉碎的是那颗一直跳动着的心脏。那褐黄色的冰冷的蛇瞳中一闪而逝的水光并不是谁的错觉。时隔数十年,云下飞鸟再度站在大蛇丸面前。他们之间只隔着几步的距离,仿佛只要云下飞鸟走过来,一步便是一个十年。在幻境里无事可做所以从封印卷轴里拿出喜欢的和服,刚换完装就看到恋人出现,穿着品味差到爆的衣服,额头上的木叶护额被划了一道,熟悉的脸庞带有岁月的痕迹,那狭长的眼睛里充满了湮灭的时光余烬,倒映着她不曾存在的墓碑。云下飞鸟挺想认真思量一下被恋人拧断颈骨的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的,可是她只是站在那里,既不动,也不说话,仅仅是看着大蛇丸。云下飞鸟看着大蛇丸。44、大蛇丸一直不知道,云下飞鸟在坐上他家的台阶之前,已经悄悄关注了他很久。或许是关注他的人太多了吧。那时候的大蛇丸就像人们眼中的未来的希望,是火之意志所要保护的珍贵的出色的幼苗,长得又很好看,天赋也出众,没有人不喜欢他。云下飞鸟悄悄关注了大蛇丸很久,觉得如果是大蛇丸的话,肯定没问题的。前提是她能说服对方让自己住进去。她成功了。代价是一不小心把一颗少女心扔在了这个不懂风情的家伙身上。和大蛇丸在一起的日子,即使干巴巴地坐着也很快乐。有你在身边的时光总是充满了宁静的祥和,一点也不让人恐惧。连恐怖的黑夜也变得温柔了起来。45、云下飞鸟看着大蛇丸,她觉得自己这时候似乎应该起码感觉到一点心碎。绝望似乎也不错。都说没有时间消磨不了的感情,作为一个相信实在的金钱胜过相信感情的人,期盼大蛇丸在以为她死了以为了这么多年——若是有尸体,那白骨也该生了霉菌——之后还喜欢她,实在是强人所难。她没想到自己只是偷了个懒没追上队友,在幻境里换了身衣服,竟然就过了几十年的时间。大蛇丸都能杀她了。云下飞鸟看着大蛇丸,她觉得自己这时候似乎应该笑一笑,或者说哭一哭,再不然面无表情也可以。什么都不做的话,总感觉对面的人要接受不了了。对于他……刚刚杀了她这件事。46、“飞、飞鸟?”大蛇丸倒吸一口气,踉跄着往前跨了一步。这个名字仿佛一个开关,打开了名为云下飞鸟的女人的泪阀。云下飞鸟瘪着嘴扑到了大蛇丸怀里。她又扑到了他怀里,而他也再次接住了她。“你……你这个……”压不下哭声的女人用细瘦的手臂紧紧抱住自己的恋人,“我……你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大蛇丸:“……”宇智波鼬:“……”算了我还是默默走吧。没人管走了的电灯泡。大蛇丸满腔的情绪和话语,尽数被云下飞鸟这飞来一问堵了回去,他难免愣了愣,然而这是一类必须要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回答的问题,所以没有立刻得到回答的云下飞鸟用力推开了一脸懵的大蛇丸,后退了两步。“分手就分手!就算我蠢得消失了这么多年但是你刚刚杀了我一次我们扯平了!像我这种早该死的人就不该碍你的眼是吧!你混蛋!”气炸的女人提起裙摆,露出与华贵精致的和服完全不搭的忍者鞋,一边哭一边跑下了台阶。47、仍旧一脸懵不过好歹明白自己似乎把貌似没死的云下飞鸟气跑了的大蛇丸心底一凉,冲动在理智之前就占据了身体,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了上去。“等等,飞鸟,到底是怎么回……飞鸟,不是,我……”到底要先说什么?到底要怎么说?到底……你等等啊,等等我啊,再跑丢了,我又要去哪个幻境中找寻你?

郴州研究院治男科
揭阳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遂宁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云浮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玉溪那里阴道炎比较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