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

2019-07-27 04:14:44 来源: 雅安信息港

人逢喜事精神爽, 这话在李知前这自然也是一样。杂∑志∑虫儿子百日宴,他从早就开始筹备。简兮披着外套出来,听他打电话订酒店安排, 忍不住说:“还是不要太高调铺张,省得人家不知道你有儿子了一样。”他挑了挑眉, “有儿子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就是让他们都知道。你以为不新鲜?指不定多少人眼馋。”她笑说:“进产房的时候问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你告诉我都一样,眼下看着怎么觉得我要是生个女儿, 你肯定没这么高兴呢?”李知前说:“本来就一样,不过先有军大衣再有小棉袄, 这样子不更稳妥?”说完低头去逗儿子, 点着脸颊逗弄。宴会上当众抓周, 众多玩意儿拨弄了一圈, 一把握住算盘不撒手,也是给他长了不少面子。潘子震百日宴前一天也收到请帖,下属送进来, 他打开看了眼, 脸瞬间冷了冷, 恶心道:“这人还没完没了了是吧?结婚的时候送请帖也就罢了,儿子百日宴还送。”下属不明白其中的一些缘故, 觉得他发火发的有些无厘头, 笑着圆场说:“可能这姓李的就想交你这个朋友, 想攀高枝。”潘子震闻言看了他一眼, 摆手让他下去。请帖自然扔到了垃圾桶里,凡城圈子不大,关系错综复杂,有些不成文的规定明白人都晓得,既然发了请帖,人不去可以,但是礼数得到,他迫不得已包了个红包,着人送过去。这钱其实就是白扔,也不指望收回来本。李知前几次请吃饭也没过去,实在不想有过多交集。人家是老婆孩子热炕头,自己则是冷筷子冷碗冷板凳,要不是碍着老丈人的面子,他真想眠花宿柳,永远也不回家。光阴荏苒,蹉跎而去。孩子养在跟前不觉得时间流逝,在外人看来却成长得很快。李知前一进门大腿便被抱住,他低头看了看,笑问:“怎么了,儿子?”腿边的人“嗯嗯啊啊”了两句,抱着他的腿磨蹭。脑门的几绺头发本来就不顺,此刻已经翻了上去,脸大了一圈,整个人有些呆萌。他似笑非笑说:“这么笨是不是随你妈?嗯嗯什么,倒是说句话。”简兮回头瞪了他一眼,“小孩子都是有样学样的,你教一教不就会了。”“我没教?昨晚嗓子都哑了。”说着弯腰一手把儿子抱起来,举了举,“嘴巴怎么这么紧?不给你爹面子。跟养个小白眼狼似的。”李知悦在一旁看着,到这会儿忍不住插了句嘴:“他大概还不知道爹是个什么神奇东东。”对方仰着脖子盯着李知前看,哈喇子流下来,抹他裤腿上,湿漉漉的一片水渍。李知前推开这小鬼,嘴上不冷不淡地说:“起开、起开,说你嘴巴紧不会说话,口水倒是流得很欢嘛,止都止不住。”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出好赖话,呆呆地看着他,咧嘴笑了笑,皱着鼻子胡乱地叫了一声,趔趔趄趄追上他,又一把抱住凑过去脸,鼻涕口水使劲一顿乱揉。儿子十一个月,刚会走路,不过屁股有些沉,碰见谁都要让抱一抱,嘴皮子不如脚上功夫利索,现在还只会哼唧,跟他对话也听得懂,让他香一个便慢悠悠靠过来亲,就是不肯张嘴说话,想跟你交流的时候,不是“嗯”就是“啊”,具体什么意思,需要你自己根据语境会意。不过自己养出来的自然就有默契,不能说抬一抬屁股就知道拉屎还是放屁,但沟通毫无障碍。他挣脱开李知前,扶着桌子蹭过去,指着水杯啊啊了两声,简兮便递过去水,看他一小口一小口吮,吸。他抬头看了李知悦一眼,“什么时候回去?”“下个周。”“这次待的时间不短。”“因为好久没回来了。”他把孩子交给简兮,拨弄着手机说:“赶紧把学位修完,该结婚就结婚,不结婚找个工作稳定下来。你现在今时不同往日,工作不得紧着你拨拉着挑一挑。”李知悦点头笑了一下。崔国胜烟酒不忌,近来做了个痔疮小手术,李知前正打算带着简兮过去看看。简兮系上安全带,回过头对他说:“你以后也注意一些,抽烟喝酒对身体不好。每次说你都有一堆借口,这次崔国胜受了点罪,老实多了。”他扭头看她一眼,含着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抽烟吗?”“嗯?”他摇着头面无波澜说:“我以后肯定比你活得时间长,多抽根烟,还能早走一天。”“你是说我走的比你早?”“对。”她低笑两声,捶他:“你是咒我早死吗?”“你这身板太弱,肯定活不过我。”简兮默了会儿,问了个幼稚的问题:“那你会不会随我而去?”他瞪着眼说:“不会,到时候我肯定再找个老太太。”她哭笑不得,“为什么不找个小姑娘?”他淡淡撇她一眼,“老太太找,小姑娘也找。老少通吃,尽享齐人之福。你就放心走吧,别挂念我。千万别托梦说想我。”她失笑,又打了他一下。谈笑间就到了医院,崔国胜正在吃午餐,看见两人搁下筷子让看护给收拾起来。惊喜道:“知前哥,你怎么来了?都说了是小手术,马上就出院了。”李知前上下看了看,作势要掀开被子:“怎么样?爽吗?”“生生去了一块肉,爽得我好几天没睡好。”崔国胜苦笑着摇摇头,“现在伤口刚愈合,需要忌口,好几天没吃辣了。伤口处嫩的很。”“嗯。”崔国胜幽默了一把,“下面很嫩啊,你要不要试一试?”简兮反应了几秒才听懂,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李知前这时抿嘴一乐,扬声说:“那看样是没事了,都能让人试一试了。我就不试了,怕手下没有轻重。”崔国胜嘿嘿笑:“开个玩笑,失态了失态了,让嫂子跟着看笑话。”看完崔国胜回来,晚上何东过来吃饭,他陪着喝了瓶啤酒,等到人都走了,回到卧室便开始装模作样。搂住她的腰说:“不行、不行,八成是喝醉了。过来扶一把。”不是她拆台,实在是觉得好笑,眨了眨眼说:“刚才不就喝了一瓶啤酒?”他“啧”了声,睁开眼看她,抚着她淡淡的眉眼说:“是喝了一瓶啤酒,不过也醉了……你瞧,我的脸是不是微微泛红?”简兮认真看了一眼,他压上来,低头附上唇舌,淡淡的酒气在口齿间流窜,并不是特别难闻,她推了推压着自己无法呼吸的胸膛,扭到一侧喘了口气。他不给喘息的机会,又追过来,低声说:“宝贝儿。今晚……我想艹你。”

白城治疗妇科好的医院
衡水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攀枝花专科医院治癫痫
宣城哪家专治牛皮癣好
治疗牛皮癣青岛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