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约妻的离婚日常穿书

2019-07-27 18:35:38 来源: 雅安信息港

第四十八章阚糖很庆幸, 她现在只是刚刚开始喜欢上徐珩之而已, 并没有倾注太多的感情, 这样一来,分开了, 自己也不会太难过。Ψ杂ω志ω虫Ψ徐珩之揉揉自己的眉心, 用尽量平和的语气对阚糖说:“我们之间不一定非要走到一拍两散的地步。”“那你还想怎么样?”阚糖嗤笑。“除了离婚, 你想怎么样都行。”“那我也告诉你,我们之间的问题, 只有离婚能解决。”徐珩之努力想安抚阚糖的情绪,可阚糖根本不让他靠近,他一开口, 阚糖就说离婚的事。两个人都不说话, 空气安静的可怕。阚糖抬头看着天花板的吊灯,刺眼的灯光令她睁不开眼。过了很久,阚糖很平静的说:“徐珩之,我是认真的,这个婚,非离不可。”徐珩之摇摇头,一阵苦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这件事我们明天要说。”现在这个时候, 无论他说什么, 阚糖都不会听进去,估计只会觉得他在为自己辩解。先让阚糖自己好好冷静冷静,过了今晚,阚糖情绪好点了,明天也许就不会这么执意要离婚了。徐珩之走了以后,阚糖窝在沙发发呆,眼泪无声无息的往下流,浸湿了沙发套。要和徐珩之离婚,她并没有特别难过。难过的是,这个世界,除了舒佳欣以外,她相信的人就是徐珩之。可徐珩之却给她下了这么一个套,把她玩弄的团团转。徐珩之一夜未眠,昨晚他从阚糖家出来以后,并没有直接回家,回了一趟老宅,从老宅回来又在阚糖家门外站了几个小时,凌晨三点的时候才回自己住处。今早一大早他就去巷子里的那家小餐馆给阚糖买早餐,可他在门外站到了八点多,还没见阚糖开门,敲门也没反应。他有阚糖的排班表,知道阚糖今天上的是早班,这个点早该出门。徐珩之开门进去时,没见到阚糖,茶几上放着离婚协议书。徐珩之放下早餐去卧室,阚糖的生活用品,衣服,全都被带走了。——“你和徐珩之闹别扭了?”舒佳欣一边帮阚糖套沙发套一边说。昨晚突然接到阚糖的电话,说要过来跟她一起住,连夜搬出了原来住的房子。阚糖若无其事的应了一句:“我们离婚了。”舒佳欣停下了手中的活,愣了一下,走过去拉着阚糖坐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一个月前才知道两个人结婚了,现在又说离婚了。这发展也太快了吧。阚糖舒了口气,把她和徐珩之两个人的事都告诉了舒佳欣。舒佳欣把阚糖抱进怀里,轻轻的拍打阚糖的背,温柔的说,“宝贝,没事,不还有我呢,我这房子,你想住多久住多久。”阚糖笑了,紧紧的回抱舒佳欣。舒佳欣和程少淳在一起后,两个人搬到了一块住,现在这个房子就一直空着,很多东西都要整理。两个人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打扫房间,把缺的东西补齐。打扫好房间,舒佳欣带阚糖去时代广场那家阚糖的甜品店吃甜品。吃到了爱吃的东西,阚糖的心情好多了,脸上也有了笑容。吃完甜点,阚糖让舒佳欣先自己回家,她要去医院办理离职手续。辞职这件事,她昨晚想了一晚上,徐家人都知道她工作的地方,她如果继续在医院上班,恐怕徐家的人,会不停的来烦她。所以干脆辞职。她自己也打算放空一段时间,出去走走。到了医院门口,她刚下车,就被人狠狠地拽住了。徐珩之双眼通红,布满血丝,表情阴霾,压低声音,说:“有事不能好好说吗?非要玩这种不告而别的把戏。”打电话关机,发信息不回,一大早找不到人,徐珩之又气又急,连公司的高层会议都没去参加,医院门口守了半夜。阚糖嘴边掠过一丝冷笑,“我不是放了份离婚协议书给你吗??”徐珩之被噎得说不出话,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他放开了阚糖的手,当着阚糖的面从口袋拿出烟点燃,狠狠地抽了几口,丢到地上踩灭。“明天早上九点,民政局见。”既然那么想离婚,那就满足她。但是往后的事,那就不是她说了算了。准备开车时,阚糖上了车,目光一直盯着前方,说:“这里离民政局挺近的,现在过去,人家还没下班。”离婚手续办得很快,两个人进去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准备离开时,徐珩之问阚糖:“等下有事吗?”“你又想干嘛?”“恭喜你终于摆脱了我,我请你吃饭,庆祝一下。。”阚糖瞟了徐珩之一眼,没说话,绕过他往大门走出去。徐珩之跟上来,拦在了阚糖前面,指着马路对面的小饭馆,说:“吃个散伙饭,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阚糖还没开口,便被拉着走了。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徐珩之一直盯着阚糖看,阚糖怎么躲都躲不开徐珩之的眼神。阚糖瞪眼,生气的说:“你再这样,我就走了。”徐珩之挨在椅背上,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离个婚,瞧把你高兴的!”从民政局出来,阚糖一直冷着的脸舒缓了不少,嘴角挂着笑,连怼他的心情都有了。“那是自然。”这件事她想了一年多,虽然途中发生了些事,让她改变了这个想法,但是终的结果,跟她一开始想的一样的。她成功的避开了成为炮灰女配的命运。至于她对徐珩之的那点感情,相信过不了多久,她肯定会忘了一干二净。所以,离婚,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徐珩之没再说什么,也没故意逗阚糖生气,两个人可以说是很愉快的吃了这顿散伙饭。吃完饭,徐珩之还主动提出送阚糖回去,不过被阚糖拒绝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以后,就按照原定剧情,她做的她的女配,徐珩之做他的男主。两人陌路,再无相逢。回到家,阚糖拿钥匙开门时,李楚突然打了电话过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电话。“李秘书,有什么事吗?”“我是徐珩之,根据离婚协议,我需要支付你五百万的离婚费,我们约个时间谈一下这个事。”阚糖回了句:“直接打卡里。”挂了电话,阚糖把徐珩之和李楚的电话微信全部删除拉黑。

淮安的性病治疗专科研究院
江西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乌兰察布癫痫病的治疗有效医院
资阳专治癫痫哪家好
深圳有外阴炎有什么症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