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女相

2019-07-27 14:43:52 来源: 雅安信息港

杨浩龙并不害怕这个所谓的“滴血认亲”总之,杨浩龙是要当着王嘉宏的面杀掉王嘉宏的老爸的,就算是到了杨浩龙也会被王嘉宏杀掉,他也算是很高兴了。嘿嘿,有意思书院?乐?文?小说小太监捧着一个撞了水的铜盆,缓缓地踏上层层石阶,然后将铜盆放在了地面上。杨浩龙拉着楚皇的手,一刀就将血刺了出来,然后将盆子退到了王嘉宏的面前。王嘉宏冷笑道:“不必了。”“宏儿,你——”楚皇难以置信,更加难以置信的是杨浩龙,杨浩龙原以为会看到满面桃花开的神色的,那样自己心里面也是好受许多,但是并没有,一丁点儿波动都没有。楚皇将脚下的刀子踢到了王嘉宏的手旁,“我、朕求你了,宏儿,你快一点,不然我死不瞑目。”王嘉宏迟疑的笑了笑,唇上噙着一抹礼貌的笑,然后割破了自己的手指,鲜血落在了盆子里面,滴滴答答的。杨浩龙满意的笑了笑,摄妃也是满意的笑了笑,不管这个计谋的受益者是谁,总之自己是可以取掉手的,能够让这两人在窝里斗自然是的了,摄妃惯会坐收渔人之利,这也是比较容易成功的一条终南捷径。所以,摄妃懒散的看着面前的闹剧,并不打算在必要的时候出手,除非实在是到了自己出手的时候,不然不会站出来的。杨浩龙笑眯眯的说,“看一看铜盆里面。”王嘉宏低眸,看了看铜盆,里面的两团血迹在水中一左一右的,左面是楚皇的血,右面是自己的血,两团深红的血渍开始缓慢的移动,然后就像是化学实验里面的试剂一样,右面的鲜血慢慢的到了左面里面去,慢慢的合二为一了。他的脸色大变,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个人难道真的是自己的父亲?杨浩龙回以微笑,“看清楚了?”右手不着痕迹的拿出了一把刀子,准备随时避开王嘉宏的出手。而王嘉宏一脸死寂的看着楚皇那沟壑纵横的老脸,楚皇已经是老泪纵横了,不敢相信自己的孩子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竟然想要弑君,而且竟然是为了别的人杀掉自己,为何?楚皇阴测测的指着杨浩龙,“你这妖妇,妖妇……”杨浩龙警觉的眯起明眸,“妖妇吗?这都是你逼我的不是吗?”楚皇知道自己算计失策了,这个人无论是智慧还是做事的狠戾都是超过了自己预期想过的,他是想要让龙相找回来王嘉宏的,但是目的是让王嘉宏成为王储,但是杨浩龙偏偏反其道而行之,给了他希望又将失望与打击给了他,这失望与打击过于沉重了,以至于楚皇到了现在还是难以置信的。更加难以置信不是楚皇,而是王嘉宏,王嘉宏无论如何也是想不到的事情会急转直下到了这个程度,楚皇竟然是自己的生身父亲,就像是一个偌大的九连环,忽然解开了一样,虽然是解开了,条分缕析的结果历历在目,但是解开了就没有了任何的秘密。他的心里划过一瞬间的难过,这个恶果究竟是谁种的因?阿岳站在杨浩龙的身后,杨浩龙一下子就抽出了长剑,然后将长剑放在了楚皇的脖颈上,楚皇的笑容扭曲,“龙相,杨浩龙,你……朕输了……”杨浩龙竟然笑了起来,笑容甜得就像是要滴出蜂蜜一样,望着楚皇,“输了吗?未必吧,你儿子会救你的不是吗?”一句话轻易的转移了全部的注意力,当然王嘉宏的注意力也是转移了过来,她成功的一笑,王嘉宏啊王嘉宏,你应当是想不到吧,她会用这种残忍的方法伤害自己。王嘉宏侧目,看了一眼楚皇,不看不知道,看完才略微怔忡,这个人的脸上确实和自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包括眉眼与神态,他们都是睥睨众生的,站立于云霄之上的。但是没有人会想得到站立在云端的两个人今天会以这样的失败告终,他们被杨浩龙那双翻云覆雨手将命运的千丝万缕搅动在了一起。“慢——”看到杨浩龙要出手,利剑出鞘,楚皇没有活着的道理,千分之一之间他已经心念电转,走到了楚皇的面前,“我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是不是我的父亲?究竟是不是?”楚皇双眼发直,但是依旧是保持着一种大将风度,“怀疑吗?就连滴血认亲你也怀疑吗?你的母妃当年在云鸾殿,只是你自小就被送到了宫外去,为了保你安全朕下令将你隐姓埋名,但是朕百密必有一疏还是让人将你偷走了,过了这么多年,你已经是魔尊,而你是否还记得……”他记不得的,时间太久远了,在这个异时空里面记忆是一种比较的东西,不过经过楚皇的提醒,记忆依旧是抽丝剥茧慢慢的鲜活了起来。“我想起来了,我相信你——”王嘉宏点了点头,“但是我不做皇上,我不要江山,我只要——”本来是要说只要“美人”的,但是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如果做了难免为世人所诟病,他痛苦的闭了闭眸,准备离开。杨浩龙阴测测的笑了笑,“要走吗?我确定你回头会看到异常精彩的一幕。”王嘉宏只觉得背脊处募得传来一阵凄怆的恶寒,他不要回头,他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天家薄幸,他竟然可以忘记自己这么久,忽然从天而降就会让自己舍身相救,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走出了两步,王嘉宏还是回过了头,看到的是杨浩龙那张吹弹可破的笑脸,笑意里面是那种捉弄与揶揄,“你连老爸也不要了吗?”杨浩龙的笑容里带着一种很明显的警告,剑上的青芒已经像一条匹练将楚皇笼罩在了里面,这把剑锋利异常,只要是有人想要从剑下救走楚皇,她都会时间动手的。她是想要看一看王嘉宏吃瘪的样子,长时间的敌视让杨浩龙迫切的想要报复,如今机会总算是来了。当初还是可以一忍再忍的,但是今天不可以,自从那一次身体的屈辱过后,一切都不同寻常了,他要的自己偏偏不会给予,永远不会。骨肉团聚吗?就让这些里给说书人吧,她不需要。历史上出现一个残暴狠戾的龙相也好一个披肝沥胆的龙相也好,她都是不在乎的,目前只要能够力度将王嘉宏伤害,她就会选择去做这一件事情,不考虑后果……背脊上越来越寒冷,王嘉宏回过了头,望着杨浩龙,眼睛里面次有了祈求,“我求求你可以放过皇上吗?”杨浩龙不假思索的说道:“可以。”嘴角带着笑。不会这么容易的,这么容易就不会一早上开始紧锣密鼓的逼宫计划了,这不是杨浩龙,更加不是“龙相”。他的眸光深敛,望着面前挟天子的场面,问道:“龙儿,你说,需要什么交换,我都给你。”杨浩龙黑眸里面的冷冽噬人让人不敢逼视,冷然的笑一笑,笑容如同一朵花儿,但是那视线却是锐利得如同风霜刀剑一样,“我要你的命交换你老爸的命,你做得到吗?”王嘉宏迎视着杨浩龙犹如刀刃一般锋芒毕露的眼眸,掀唇道:“我死了谁保护你?我死了别人欺负你怎么办,我从棺材里面跳出来吗?”王嘉宏并没有开玩笑,他的占有欲与保护欲是一样强大的,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占有欲落了下风,更多的是保护欲。这句话就像是干冰投到了空气里面,杨浩龙听完了以后,只觉得虚伪的有一点过于灿烂了,这样堂而皇之的理由也只有王嘉宏才会大言不惭吧,今天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有杀之而后快了。四周的空气一瞬间更加冷凝万分,摄妃已经消失了,她不想要卷入这件夺嫡事件里面,摄妃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现在果然是恶人自有恶人磨,杨浩龙已经获得了主动权,而且是百分百的主动权,她要让楚皇身首异处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不过杨浩龙笑了,她还没有玩够,还没有将一个人彻底的从高山之巅扔到深谷之中。事态实在是过于严重了,杨浩龙轻描淡写的笑了笑,“这就是理由?这也能称之为理由?保护我,王嘉宏!”杨浩龙忽然呼喊自己的名字,王嘉宏不由得一震,将眸光锁在了杨浩龙的脸上,杨浩龙的双手有一点颤抖,“我不需要你的保护,你从来没有保护过我,你给我的都是伤害,如果你认为这些都是保护的话,那么……”她手中的剑一挑,朝阳冠已经落地,楚皇大惊失色,那把剑也是更加距离脖颈近了五六分。“那么——”杨浩龙像是交代什么事情一样,破釜沉舟的说道:“我也保护一下你的父亲如何?”杨浩龙恢复了一直以来的冷静与自持,那个温文儒雅的陌上少年不在了,现在她是一个死神一个阿修罗,完全是人世间的主宰那么的高高在上。王嘉宏挑眉,心中就像是电流颤颤而过,“不管这些是不是保护,总之我们的恩怨和这个世界里面的旁人是没有关系的,不是吗?”王嘉宏打量着杨浩龙那张娇美的脸,一边循序善诱一边准备强辩,其实说的也是对的,他们与这个世界不知道平行还是不平行,但是这个世界里面的血腥与屠戮是和自己没有关系的,没有必要为了一己私怨伤害这里的人,但是形势强于人,没有办法了。杨浩龙回眸,收回了剑,“说得好,但是——”楚皇已经松懈了神经,杨浩龙说完了“但是”两个字忽然间银牙一咬,剑尖再一次落在了他的脖子上,“但是,那是你的看法,就像你一直以来说的对我好,保护我一样,打一顿给一颗糖就好了对吗?”杨浩龙扬起下颚,看着王嘉宏,“你的保护未免过于廉价了,太不值钱了,这就是保护,你伤害了别人杀了人,给人家埋到土里面去就是保护了,这样的保护我给你父亲吧。”话还没有说完,剑尖已经千亿,这一次势在必得,就连王嘉宏也是瞪大了眼睛,但是变故陡升,让这些人简直是连瞪眼睛都来不及了。从横梁上忽然飞落一个人,这人就像是一块黑色的布一样,精确的将剑放在了杨浩龙的脖颈上面,与杨浩龙威胁的姿势一模一样,杨浩龙看到这样异曲同工之妙的戏剧性变化,只能冷笑,“你相信我,我动一分楚皇就没有命了。”身后的人笑一笑,“你相信吗?我动一分,你就没有命了。”杨浩龙回过了头,但是剑依然还是卡在那里,唯有楚皇面如土色,杨浩龙望着身后的人,陈傲龙?这人竟然在这里。杨浩龙的脸上竟好像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似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你很会保护人,我败了。”变故陡升,出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就连王嘉宏也是没有想到的这个时候会让陈傲龙插足。而陈傲龙是这样想的,如果可以救下楚皇并且不伤害杨浩龙,那么这样的泼天功德想必王嘉宏会更加信任自己,以便于自己到了后期可以完全取得王嘉宏的信任,到了那时,就可以动手造反了。这还只是开始……陡然间,王嘉宏看到杨浩龙落在了他的手中,不禁微微的侧目,伸手已经拿过了身旁一个影卫的利剑,然后横在了陈傲龙的脖颈上面。陈傲龙本想要让杨浩龙放下利剑,立地成佛的,于是皆大欢喜,但是没有想到会招来这样的祸患,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后面宝剑的锋芒,“尊主,你……”王嘉宏的黑眸里藏着一种炙热,望着杨浩龙然后将眸光落了回来,落在了陈傲龙的身上,“本尊刚才说的话你没有听清楚吗?本尊会保护龙相,这里是你撒野的地方吗?下去?”陈傲龙正要抽出剑,但是想了想还是有一点畏惧,跟随着王嘉宏年深日久自然还是明白王嘉宏的行事作风,这一次坐蜡完全是自己想不到的,如果现在放掉了他,过不得一时片刻王嘉宏反应了过来自然还是会杀掉陈傲龙的。为什么?原因只有一个,陈傲龙对杨浩龙有过不臣,并且差一点伤害了她。这一个原因,已经可以让陈傲龙死无葬身之地了。陈傲龙的嘴角咧出一个苦哈哈的笑,“尊主,面前的人是你父亲,你的父亲啊。”“但是。”王嘉宏回道:“你面前的人是我的爱人,你说哪一个更重要。”这真是一个堪比“生存还是毁灭的难题”,陈傲龙回答不出来,也是不想要作答,现在抽回手也不是办法就这样僵持也是不行的。四个人形成了一条直线,这一条直线就像是死亡传输带,不知道哪里的一环破坏,就会环环相扣,以至于一发不可收拾。陈傲龙投鼠忌器,自然还是攻心为上,“属下以为尊主应当放过属下,然后再去说服龙相放过尊主的父亲,毕竟属下做的事情是事出有因,尊主能够放过属下吗?”“下去!”王嘉宏脸色很是不好。但是杨浩龙的脸色却是大好,她现在是彻底的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一个人如果悲愤到了极点,通常会显得有一点莫测高深,而此时杨浩龙就是这样子让人心怀叵测,没有人知道杨浩龙究竟要做什么。杨浩龙无奈的叹一口气,想要说什么,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身后又有了变故,一把剑搭在了王嘉宏的肩膀上,阿岳口气薄凉,“放掉龙相,一切好说。”对于杨浩龙,阿岳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是到了今天总算拨云见日,看起来徐婳与杨浩龙并没有什么关系。而且每一次杨浩龙给自己制造机会,到了今天总算是明白了这些事情。阿岳的胸口募得涌现除了一股不明的情绪,杨浩龙回过了头,望着阿岳,“你这又是何必?你去吧,不要在这里冒险,我……谢谢你。”杨浩龙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的抖开了长剑,“王嘉宏,到了现在我不想要躲避了……”那把宝剑已经刺了下去,没有想到又有了新的状况。众人大惊失色,没有想到屋顶竟然开始摇摇晃晃,管不了那么许多,王嘉宏一下子抱住了杨浩龙,杨浩龙还要挣扎,但是被紧紧的抱住了只能闭上眼睛,只听到屋顶廊柱倒塌的声音,上方已经坠落很多东西,碎瓦片一片一片接二连三的落下来。徐婳与阿岳已经逃了出去,但是逃出去以后竟然没有看到杨浩龙,阿岳又一次冲了进去。杨浩龙粉唇微张,“现在你高兴了吗?”他没有什么高兴的,这些事情王嘉宏没有想到,很多人都没有想到,但是只有杨浩龙想到并且告诉了摄妃,因为只有这样子五皇子才可以顺利的登基。哪怕到了有了问题,她杀不了王嘉宏也是要想办法自己逃出去的。大殿轰然倒塌,呛人的空气一波接一波的卷了过来,远远近近尘头骤起,杨浩龙呛得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连连的咳嗽。那双稳定的干燥手掌落了下来,轻轻的掩盖在了她的嘴唇上面,他说道:“别怕,有我在。”杨浩龙惊愕,这个人竟然不想办法保护自己,竟然要在紧要关头这样豁的出去,这就是所谓的“保护”?但是杨浩龙并不领情,宁愿自己逃出去也是不愿意让王嘉宏带着自己逃跑的。她狠狠的咬了一口王嘉宏,王嘉宏呆愣的低眸看着这个愤怒的小鸟,没有想到她竟然到了这样紧要的关头,生死抉择的游戏里面都是不需要自己带着她逃出生天的,多讽刺的事情啊!杨浩龙已经从他的怀抱里面跑掉了,然后钻入了轰然倒塌的大门那里,他竟然呆愣了一下,望着杨浩龙的背影,讷讷的不知所言,眸光也是不知所终,忽然间就像是醍醐灌顶醒悟了过来。等到王嘉宏醒悟过来准备过去抱着杨浩龙逃跑的时候,忽然间外面燃烧了起来,很明显这把火是要将里面的人赶尽杀绝的,这样的狠招不用想一定是摄妃出的,本来摄妃与杨浩龙就是利用与反利用,杨浩龙并不吃惊。但是看到大火燃烧起来还是姗姗后退,头顶忽然间一个柱子落了下来。“啊——”只听到杨浩龙惊呼,他已经出现在了杨浩龙的身前。但是还是迟了一步,杨浩龙还是被这根巨大的廊柱砸到了,他不由分说的走到了前面去,将杨浩龙抱了起来,看着杨浩龙的眉眼,他轻轻的吻一下,谨小慎微的钻到了火海里面,过了很大一会儿,这才走到了外面。属下们已经在外面等待的心急如焚了,看到尊主走了出来,都开始叩拜。但是很快的他们发现了异常,他的衣服已经被大火炙烤的很脆弱了,一点火就像是阴谋的眼睛一样紧紧地盯着他不堪重负的衣角,一下子噼里啪啦的燃烧了起来。他的怀中还躺着奄奄一息不知道死活的杨浩龙,属下里面有一个明事理的赶紧端起了一盆水泼了下去。王嘉宏眼疾手快,连忙将杨浩龙保护在了自己的怀抱里面,所以这些水花并没有泼溅到杨浩龙的身上。他看了看身后,然后微微的叹息一声,自己的父亲这一次是葬身火海了。不管是出于孝道还是人道自己都是需要尽一个人子的责任,但是身后黑烟四起,就算是有一个人也是没有生还的可能了,他慢慢的将杨浩龙放在了地面上,然后朝着已经轰然倒塌的大殿微微的下跪,磕了三个头。王嘉宏将杨浩龙带到一个寝殿里面,这时候摄妃竟然到了,摄妃讷讷的,竟然不敢相信这些人大难不死,不过阿谀奉陈是摄妃的看家本事,一边香风阵阵的到了寝殿里面,一边以一家之主的口吻责备着皇宫里面的羽林卫,竟然没有看到明火。一边望着杨浩龙,又是惺惺相惜的哭天抹泪又是咒骂天道不公。王嘉宏始终不言不动,等到摄妃哭完了这才挥挥手,“不要演戏了,都是拜你所赐,去给我找太医过来,我暂时对你的王座没有兴趣,不过要你的王座就像要你的命一样容易,我说的,你明白?”王嘉宏黑瞳深幽的望着摄妃,摄妃自然知道明人不说暗话,一边瑟缩着退下了,一边到了太医院,今天的事情她是想到了开头,但是没有想到结果。今天的事情,杨浩龙是想到了开头也是没有想到结果。今天的事情,王嘉宏完全没有想到……看到人已经走完了,王嘉宏还是遍体鳞伤的样子,完全顾不上自己的身体,赶紧让人打了热水过来,一边擦拭着杨浩龙的脸庞,一边开始慢慢的脱掉了杨浩龙的外衣。她的眉头紧紧地蹙着,王嘉宏这才看到了伤口,在胸口上面脖颈下方,那里有一块紫红色的伤疤,他轻轻地伸手抚摸了一下,就是这样猛烈的撞击让杨浩龙彻底的昏迷了过去。看到杨浩龙好像有所察觉,脱衣服的手闪电般缩回来,杨浩龙委屈的用手将衣服拉到了身上,就算是在昏迷不醒的迷梦里面杨浩龙也是知道怎么样保护自己的。王嘉宏知道自己的举止莽撞了,以后她还是会醒来责骂自己的,正在两难的境地,外面忽然有人说徐婳与阿岳硬闯宫殿。王嘉宏丢下了杨浩龙,连忙走到了外面,“徐婳,你去照顾你家主子吧。我会在外面时刻注意风吹草动的,这里的一切都要注意,尤其是摄妃。”“还有什么是尊主需要注意的吗?”徐婳没好气的走到了里面,王嘉宏真想要找人杀掉徐婳,但是念在徐婳留着还有用,并且徐婳是女儿身也便作罢了。徐婳走到了寝殿里面,一瞧见杨浩龙胸上的血,当时就乱了分寸,“你对主子做了什么?”听到这里王嘉宏深吸一气,仰起下颚,“我不过是救了她出来罢了,什么都没有做,你们真的这么疑心我吗?”徐婳低头不说话,一边帮主子换衣服一边帮主子擦拭伤口。不管王嘉宏巧言令色还是口蜜腹剑这些徐婳都没有考虑,目前要做的事情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一定要先照顾好杨浩龙的身子,杨浩龙的手还在抗拒着她在维持着残余的一种尊严,并不愿意让人在自己睡着的时候脱掉自己的衣服。看起来那一次的事情杨浩龙还是很害怕的,那一次他的疯狂几乎让杨浩龙做了很多噩梦,梦里面全部是这个魔鬼狰狞的面貌以及予取予求永远不会满足的**,她害怕极了。徐婳伸手在她的耳朵旁边亲昵的抚摸了一下,然后贴着杨浩龙的耳朵说道:“主子,是我,婳婳。”杨浩龙这才放心了一样,闭合着的眼睑里面流出了眼泪。杨浩龙在做梦,梦里面完全是模糊不清的场景,有前世的记忆有今生的记忆。梦里有洁白的细沙,有长长的海岸线,在这里她将一跃而跳入大海里面,身体弓成一个虾的弧度,然后双足微微的用力,一下子就离地,跳入到了深海里面,只觉得口鼻里面全部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刺痛与冰凉,过了会儿身体已经沉入了幽深的琥珀森林一样的深海里面。烟波浩渺里面,他来迟了一步,杨浩龙不知道他是怎么样将自己打捞到海里面的,但是意识一消失他就来了,刚好不早也不晚来迟了一步,也算是逃出升天了,她还在快乐的叫嚣着,只要不和这个魔鬼同床共枕哪怕是和上帝做了这样一笔交换她也是愿意的。她总算得到了安宁,彻底的平静的安宁。但是安宁只是暂时的,而后到了这个世界,他又来了,跗骨的虫子一样永远跟随着自己,想方设法靠近自己,那一次她被王嘉宏压在了身子下面,胡乱的狂舞小手但是没有起到作用,身体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她甚至可以听得见耳旁的嗡鸣。像一块布料被从中一分为二一样。这一次他故技重施,又一次将自己蛮横的占有,他的身体在自己身上蛮横的耸动着,她是要死的心都有了,太难过了。这些破碎的时光变成了破碎的片段,一幕一幕在脑海里面冲突着,前赴后继的碎裂着,就像是喝掉了啤酒然后啤酒花一个个碎裂在嘴里一样……“不……不要啊!”锦褥上的躯体动了动,就像是感觉到了陌生的恐惧一样,她优美的胴—体极度抗拒着。徐婳连忙安抚着,一边拿着手帕给她擦拭,一边很利落的穿好了一件新衣服。杨浩龙这才算是镇定了不少。屋子里忙进忙出的人都被打发掉了,王嘉宏坐在外面等待着太医院的太医,过了会儿两个年老的家伙精神抖擞的走了进来,王嘉宏挡住了他们,“龙相在里面换衣服,等一下你们进去再看。”他的理由很充分,两人只能拱拱手在外面等待着。徐婳挑起柳眉,“已经换好了,你们进来吧。”两位太医走到了屋子里面,一边把脉一边七七八八的说了一大堆,徐婳也是微微的皱眉,他们连忙写了一张方子,王嘉宏接了过来看了一下,催促道:“直接去太医院抓药,别的不要告诉我,一定要让龙相完好如初,否则这里,我脚下的楚国一个不留全部杀之!”“这……这……”太医显然是有难言之隐,一句话也说不利落,王嘉宏黑眸灼灼的瞪视着太医,问道:“还有什么要说的,不要告诉我,你们医术不高明,另请高明之类的狗屁话,那样的话我就会毫不犹豫的动手的。”太医哪里还敢说什么的多余的,只是将心里面的建议说了出来,“尊主见多识广,可听说过烽燧草?”王嘉宏神色如常,“听说过,怎么?”王嘉宏的那张俊脸没有泄漏丝毫的端倪,太医说道:“用烽燧草做药引就可以让龙相算时间内清醒过来,否则……否则……”王嘉宏听得心惊胆战,“否则什么?”太医也是不敢回答,觑着王嘉宏阴晴不定的脸庞,说道:“否则就会清醒的慢一点。”王嘉宏的额际瞬间冒出了一层薄汗,“那就用烽燧草就是了。”太医瞧着王嘉宏,态度极为关切,眼里却闪过一份悲悯的光芒,“但是,烽燧草并不是很好找,本国的上林苑后花园有一座高山,那上面却是有烽燧草的,只是不容易寻找。”王嘉宏暴怒,说了半天竟然是没有药,一下子冲过去将太医的脖颈卡住了,“你们是做什么的,莫非也这样子糊弄别人吗?你相信吗,我现在就可以要了你们的命,宰了你这狗东西。”“卑职命不足惜,尊主还是为龙相着想吧,龙相这一次昏迷不醒看来稀松平常,实际上是吸入了过多的烟尘,本国的大殿建造的时候用的都是毒箭木,为了防止蛇虫鼠蚁的。这种木头燃烧起来就会有剧毒,是以龙相、龙相他暂时醒不过来——而要刻毒必须要烽燧草。”太医说完了连忙避开,道理说明了就看这人是否冥顽不灵,其实也不过是碰碰运气罢了。王嘉宏挑眉开口,“下去吧,本尊知道怎么做了,烽燧草长什么样子,给本尊画下来本尊好让人去找。”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安徽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广西治牛皮癣的医院
无锡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枣庄癫痫病那家医院治得好
伊春卵巢早衰怎么检查出来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