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微官

2019-07-27 09:11:49 来源: 雅安信息港

PS:没了无线鼠标和键盘,完全是用手提打字,实在是痛苦而无奈。↓●有意思書院wWw.heihei66.Com※℡→出差大约还要十几天,而且每天忙到深夜才能休息,更新肯定不能及时,请大家见谅。回来后,再尽量弥补吧。见父汗等人一齐看向自己,八音便扬声说道:“沈东海非为决战而来!”皇太极点头笑道:“八音所言有理,否则岂会只有区区八千定边铁骑徐徐北上。”八音笑道:“八哥所言甚是,沈东海必然别有所图,插手辽东不过是顺手而为,目的只是帮着孙承宗,撑住辽东的危局。”天命汗皱眉问道:“沈东海有何目的?”皇太极苦笑道:“消息太少,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阉党致胜独霸朝堂,东林蓄势藏身地方,双方决战在即,唯唯中间卡了个孙承宗让魏忠贤十分忌惮。魏忠贤不敢克扣辽西的钱粮,却减了对蒙古和朝鲜的赏赐,甚至配合东林腐儒漂没铁山的供应,一边逼着毛文龙盘剥朝鲜致使双方敌视,一边驱逐袁可立坐视东江军消耗,剩下孙承宗辽西的孤军。”天命汗笑道:“魏忠贤的算盘精到,无论是孙承宗出击,还是我八旗西进,辽西旦有一败便可逼孙承宗下台。”八音笑道:“所以,沈东海在南京设局,一手利诱察哈尔和蒙古诸部出动,一手鼓动明国商贾驰援辽南和铁山,目的便是重新为孙承宗补上缺口,从而再次稳定辽西局势。然后他自己好从容北上,着手不为人知的谋划。”皇太极哈哈大笑,点头赞道:“沈东海心不在辽东,不欲与咱们决战,所以准备难免不足,却是我大金与之决战的大好时机。”见皇太极和八音一唱一和,便让父汗和众人默然点头,代善冷冷瞥了二人一眼。便高声笑道:“我等都是粗鲁汉子,若说厮杀血战自然不在话下,但若说到足智多谋、深悉明国内情,便只有老八和八音二人了。只是你们说得虽然有理。可是自沈东海出世,一战赫图阿拉让八音大意落败,二战辽右辽南断送了八音的二万铁骑,第三次更是用尽心机虚虚实实,让咱建州上下一齐失算。遭受了辽沈大败。因此,咱们万万不可再重蹈覆辙,堕入沈东海的阴谋诡计啊。”代善话音一落,八音便是脸色一红,而皇太极也是无话可说,代善便得意洋洋笑道:“如今,察哈尔南下在即,蒙古左旗诸部蠢蠢欲动,孙承宗毛文龙左右窥视,张盘所部扼守南关固守旅顺。再加上辽东缺粮以致尼堪不断叛乱,现在孙承宗危局已减,倒是我大金岌岌可危。因此我的意思是,此时不仅不当决战,还应继续收缩,对内镇压辽东尼堪,对外集中兵力先退了蒙古人的威胁再说。”皇太极摇头说道:“二哥,察哈尔和蒙古人再凶,不过是为了银子才出兵骚扰牵制,不肯死战便对付不了咱的盛京和广宁城。而我大金的心腹之患。一在辽西的孙承宗,二在北上的沈东海,三在离心叛逃铁山、辽南的辽东乱民。若是先退了蒙古威胁,等咱们回过头来。迎接咱们的便是成了气候的东江军。到时候,再加上有沈东海帮扶的孙承宗,我大金的局势才不好收拾。”八音肃容道:“八哥说得是,打掉张盘所部,控制辽南局势,出兵铁山朝鲜。吸引孙承宗和沈东海东进救援,再趁机回头与之决战辽西平原,这才是一战底定辽东和心腹之患的良策。”代善冷笑道:“沈东海入赫图阿拉,可曾理睬过沈阳的杨镐?沈东海逞威辽南救困浑河,可曾将岌岌可危的袁应泰放在眼里?沈东海三赴辽东,搬空觉华岛的粮食,偷袭辽沈屠戮我大金子民,可曾将王化贞的广宁军放在眼里?便是那孙承宗,一心一意筑城困守,何时看顾过为他卖命的东江军?你们就敢拍胸脯担保,沈东海和孙承宗会为了铁山和朝鲜,冒险东进与咱们决战辽西吗?”皇太极摇头说道:“我不敢,可是辽西若不出兵,蒙古人威胁有限,我八旗便一意攻略东南,可一次解除心腹之患,从而彻底底定局势,就此转危为安。”代善还要再说,天命汗不耐烦地挥手制止,忽然问道:“山西的粮食铁器可够?”皇太极苦笑道:“倒是可撑一段时日,只是我大金的金银也用得七七八八,日后恐怕难以为继。”代善冷笑道:“粮食六十两一石,铁器二十两一斤,还说被逼替沈东海效命,范家为表示歉意给咱们打了折扣,简直就是一群贪婪无耻的小人。依我的意思,干脆杀一儆百,瞧瞧谁还敢趁机坐地起价,勒索咱们大金的银子。”天命汗摇头说道:“你这是杀鸡取卵,若是依你的主意,日后谁还敢不怕明国封锁,冒死给咱们供应物资。银子一两不许差,支付一日不可延,银子没了可以去抢,商路断了便再难修复。”说到这里,天命汗起身踱步苦思,然后高声喝道:“沈东海不欲战,我偏偏欲与之决战,沈东海不会为了铁山出手,那我用几十万辽东尼堪为饵,孙承宗和沈东海也敢坐视不理吗?”皇太极脸色大变,急忙高声问道:“父汗,您欲以辽东汉人的性命,逼孙承宗和沈东海决战吗?”天命汗冷声说道:“粮食不足难以安抚,辽东尼堪必然叛离,出兵镇压死伤必重,辽东尼堪更不会归顺。既然反正都是如此结果,何必还留着他们的性命。再行五金斗之令,足者可活,不足者补充八旗田庄为苦力,余者一律杀戮。沈东海不理,便解了咱们的心腹之忧,沈东海欲救,便顺势灭了定边军和辽西军。”皇太极大惊,连忙说道:“父汗,这可是几十万的人命,一个不好便是反叛四起,拼死一击,那时候我大金危矣。”八音也上前拉着天命汗,苦苦劝道:“父汗。您若行此策,恐怕咱女真与汉人便是生死大敌,不死不休了。一边是窥视的蒙古,一边是强大的明国。再加上刻骨仇恨的汉人,我大金的基业再难安稳啊。”李永芳闻听天命汗欲再起屠刀,吓得连忙噗通跪倒,嚎啕哭求道:“大汗,万万不可啊。若行此策,辽东必乱,别说割据辽东,便是日后能否立足都是问题啊。”天命汗怒声咆哮道:“杀些无用的尼堪以解粮荒,用他们的贱命逼孙承宗和沈东海决战,如此良策因何拦阻。可是尔以为明帝为长久,以我为短暂,欲蛇鼠两端左右逢源吗?来人,罢了这奴才的总兵之职,打入牢狱问罪。再有敢效此人者,一律重重问罪!”李永芳见天命汗愤怒,而且决然治罪自己,便连忙哭诉道:“汗王,奴才绝无二心,奴才绝无二心啊!自打奴才反正,便一心一意跟着汗王反明,奴才之言或有不当,可皆是为汗王大业的一片忠心,请汗王明察啊!”见李永芳大表忠心。天命汗上前就是一脚,挥舞着马鞭狠狠抽了几下,然后高声咆哮道:“别装模作样,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你们这些下贱的尼堪,明明投降了我大金,心里还惦念着明国,在心里把我女真当成蛮夷!”一顿鞭子下去,将李永芳打得死去活来。等李永芳浑身是伤,天命汗才放下马鞭,喘着粗气对建州群雄喝道:“你们知道什么,自以为读过汉人的书,便觉得自己了解汉人吗?告诉你们,我去过明国,比你们了解他们。杀戮之下,这些尼堪一定对咱们恨之入骨,你们觉得我这是只顾眼前不顾将来。”见皇太极和八音似欲说话,天命汗冷笑道:“错了,大错特错,只要我大金能打胜仗,只要我大金所向披靡,明国的官员和军队才不会为了这些低贱之人,与我八旗铁骑死拼报仇。等明国一轮轮失败下来,等明国尼堪一次次失望之下,他们还会臣服忠心。”见皇太极摇头不同意,天命汗哈哈狂笑道:“草原大漠屠戮了多少边民,中原哪一代王朝为他们出过头。蒙古人杀了一多半的汉人,他们还不是乖乖当了五等贱命,便是大明崛起仍然力主安抚。咱们大金从抚顺至今,杀戮了多少汉人,明国的朝廷还不是忙着内斗,谁肯为屈死的百姓出头?”皇太极苦笑道:“汉武帝,唐太宗,明太祖,永乐皇帝,还有定边军。”天命汗冷笑道:“不错,千年上下,也不过几代几人而已,其余的还不是内行霸道,外行安抚,用小民的性命奉行仁恕之道。他们的朝廷习惯了,他们的子民也习惯了,在我大金赫赫武功之下,他们也一样会认命。唯有沈东海和定边军是个异类,所以除掉定边军,打断明国的脊梁,他们的朝廷便只会装腔作势,百姓便只能乖乖认命。所以,我没老糊涂,如今之计,唯有两句,杀戮尼堪,诛灭定边!”见天命汗发怒,而且主意已定,皇太极和八音骇然对视,却不知从何劝解。而代善瞧着不再从容的二人,偷偷一笑便上前高呼道:“父汗英明,我等当一体遵行!”在代善的蛊惑下,一众建州群雄哈哈大笑,轰然领命,纷纷拱手齐呼道:“大汗英明,征辽南,退蒙古,杀尼堪,与定边军决战辽西!”辽阳乱了。如同长龙的队伍,缓缓开赴城外,如同长河的民中,分批开始集中。一家一户全出,背负着自家的口粮,在八旗包衣的指挥下,一户一户上前称重粮食。超过五金斗的百姓,瑟瑟缩缩地返回家园,不足五金斗的黎庶,被一批批押解看管。有手艺的工匠,有姿色的女人,有力气的男人,别筛选出来押往八旗将领名下的庄子,而其余的百姓,便在铁骑的威逼下,成群结队前往深山老林集中。当八旗庄子人满为患后,除了工匠,无论男女老少皆被带走,等待着未知的命运。一座山顶之上,代善乐呵呵瞧着山谷内拥挤哭嚎的万千百姓,冲着匆匆而来的岳托笑道:“如何,可清理干净了。”岳托笑道:“阿玛,工匠都留下了,不足五金斗的尼堪也发配到了八旗庄子里,剩余的无用之人,已被集中在各处,只等阿玛的指示。”代善笑吟吟问道:“你八叔和姑姑呢?”岳托笑道:“听说,还在汗王府苦劝,后来触了霉头,被撵了出来。”代善哈哈一笑,得意道:“你八叔魔怔了,烧杀抢掠才是根本,非要费力不讨好要汉人的归心。他自己糊涂去吧,我得替大金稳定局势,传我的军令,杀!”号角响起,箭矢如雨,战鼓随后,长枪如林,一排排倒下,一片片挣扎,飞舞的是残肢,喷溅的是鲜血,老人、壮年、男女、孩子,一双双没有生气的眼睛灰蒙无光,一个个伤口白骨血污,一具具尸身残破不全,一只只大脚踩着血泊狰狞欢呼,将一股股杀戮散布四方,推向高峰。复州城外,高高尸山中几具尸体,忽然趁着夜色而动,然后在尸体堆中左右穿行,纷纷聚集在一起,悄悄打量着复州的灯火。“他娘的,这才几日,这帮畜生就从辽阳杀到了复州。”“别这说些没用的,瞧瞧奴骑走了没有,还是趁早传递消息是正经。”“不错,保住张盘所部,其余的等老人家赴辽再说。”“鞑子的骑兵到了,如今已经封堵了前往南关的要道。我们两个从小路南下,你们二人潜行入城找金应魁,让他请刘爱塔帮忙,同时向张盘通报敌情,务必确保消息送达。记住,咱们可以死,消息必须送出,若是不幸被捕,便是严刑拷打,也不可供出刘爱塔,这可是我天地会的一条大鱼。”天地会口中的刘爱塔,此时却不在自己的住处,却是受了莽古尔泰的邀请,前去喝酒议事。当宾主尽欢刘爱塔大醉而归,莽古尔泰瞅着马上摇摇晃晃的背影,冷声说道:“若刘爱塔这奴才,明日肯亲手杀了复州的一万尼堪,咱们便立即出兵南下,与张盘决战旅顺南关。”“主子,刘爱塔若是不肯呢?”莽古尔泰冷笑道:“那便先杀他全家,留下一座空空的复州,再南下决战就是。”(未完待续。)

呼和浩特治疗性病专科医院
平顶山好的性病治疗专科医院
吴忠研究院治疗性病
漳州治疗性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伊春卵巢早衰检查费用
本文标签: